女警官彭聪聪在巡逻的路上,发现一个女学生神色有点慌张地走进了一间房子,这条路是她的巡逻区域,她发现这个女学生的奇怪行为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是神神秘秘的,于是感觉有问题。彭聪聪下了警车,敲开了这家的门。

这个女孩和她的妈妈住在一起,是她妈妈开的门,这是一个40来岁胖胖的中年女子。

见敲门的是一个年纪轻轻,身材高大修长,长得很标致但很严肃的女警官,她妈妈也有点慌张:“什么事,警官?”

彭聪聪撒了个谎:“我发现有可疑人进入了你家,我来看一下,不打扰吧?”
这个女人上上下下看了看这个女警官,眼神中充满了异样的神情。“你进来吧。”

彭聪聪赶紧抢步进去,顺着声音追那个女孩,女孩的妈妈感觉到不对,也在后面跟了上来。

一进起居室,彭聪聪看见女孩在藏着什么。“别动!你藏什么呢,双手举过头顶!”

女孩小声嘟囔着:“我什么也没有藏……”

彭聪聪弯着腰在这个女孩的房间里查出了一些毒品和注射器,一边厉声问:“你还说你没有藏什么吗?”问得这个身后的女孩哆嗦成一团。

而她的妈妈一边似乎在找着东西,一边说:“你不要抓我的女儿,好不好,我求你了。”

这个高个子的女警才不管这一套,她已经掏出了手铐,转身要去铐住这个女孩。

突然,站在女警官身后女孩的妈妈一下子冲上来,一把将彭聪聪警官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扑上去死死按住彭聪聪。

“你想干什么!”彭聪聪质问着。

“干什么,不能把我女儿抓走!你今天别想出去了!别以为你是警察就了不起!看我怎么收拾你!”由于这个女孩的妈妈很胖,压得彭聪聪一时难以转过身来,双腿不停地蹬踹着。

毕竟彭聪聪是个警察,而且仗着身高的优势,将身子翻过来,一脚蹬开这个胖女人,可是,她起身还没站稳,这个胖女人又将她给扑倒,于是彭聪聪警官和这个中年妇女在地板上摔滚在了一起,主动权很快就多次易主。

十几分钟后,这个中年女人靠着耐力上的优势强行将彭聪聪警官牢牢压在身下了,使劲将彭聪聪手中的手铐也掰掉了,但她还没有能够完全制服彭聪聪,她正一点点将彭聪聪的双手往一起按去。但彭聪聪不愿意被这样的女人给制服,用力拼命地抵抗着,双腿蹭着地板,蹬踢着。

这个胖女人急了,对她的女儿喊了:“你傻愣在那干什么,帮我啊,你不想去监狱呆着吧?按住她的腿,不管用什么方法!快啊,你插她那儿也行,就像你插你那小女朋友那样,她也是女人也怕这个!只要让她腿别乱挣了,快点啊!”
这个女孩才如梦初醒,趴过去,先扒掉了彭聪聪警官黑色的高跟鞋,露出了彭聪聪穿着黑丝袜的脚,她的脚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有汗味有女人脚上独有的芬芳,这个女孩痴住了,开始强行将彭聪聪的脚放进自己嘴里。

“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的脚!”彭聪聪一边在挣扎着,一边在大声叫着。
这个女人说话了,“你别光顾着玩她脚啊,快先把她制服了咱们再玩她!快点!”

这个女孩赶紧松开口,一边抱住彭聪聪警官的双腿,一边趴下来用手顺着彭聪聪的警裙摸索了进去,女孩惊喜地发现彭聪聪的警裙里没有穿内裤,只是穿了连裤丝袜,原来彭聪聪今天巡逻就没穿内裤,觉得不方便,但这倒给这个胖女人母女提供了便利。女孩凭借着感觉,摸到了一个有缝隙感的地方,也就是彭聪聪的私处,她一把就掏到了彭聪聪的私处,隔着丝袜来回地套弄着彭聪聪的下体。
“啊!不要!”彭聪聪大叫了一下,双腿使劲地蹬了一下就不再剧烈的挣扎了,而是蹭着地面,双手一下子被这个女人按在了一起,被她自己的手铐铐住了。彭聪聪不敢相信,她被制服了。

女孩问她妈妈:“怎么办啊,这之后呢?”

“咱们只有上了她才行,让她成为咱们的女人,你想不想尝尝女警官的味道?”
“想!行吗?”

“不行又怎么样啊,只有上了再说!你不是和妈妈一样是同性恋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在学校做的那点事我可是知道的。别装胆小了,快点。”

“你们要做什么?不……放开我!……我是警察!”

“少罗嗦,我知道你是警察,但你也是女人不是吗,我们就让你这个警官做回女人,你就别有什么怨言了,哈,大美人,来吧!”说着,她俩就把彭聪聪一点点往卧室里拖,彭聪聪虽然反抗,但毕竟挣扎不过两个女人,被拖进了卧室,屋门关上了……

屋子里,彭聪聪警官被这对母女俩拖抱到了床上。“我先来!”胖女人先说话了,然后一下,扑到彭聪聪的身上。彭聪聪感到如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一口气没喘上来,眼睛一黑,差点晕过去。还不等她反应。这个胖女人一把扒开了彭聪聪的警服,撕开白色的衬衣,然后是胸罩,一把抓在彭聪聪的胸部上。

彭聪聪一声呻吟:“啊,不要啊,放手啊!”

这个胖女人盯着这个被她压在身下的美丽女警官,眼中充满了欲望的火光。“你还真漂亮啊!美人,我有的享受了!看我怎么强奸你!”胖女人搂住彭聪聪,将她抱起一点,疯狂地强吻着彭聪聪。

彭聪聪不想这样被两个女人蹂躏,但无奈手被铐住,身子又被压住,反抗变得毫无意义。她拼命地扭动着身体,双脚蹬踢着,头也在拼命扭动着,但胖女人的手楼得很紧,她动也动不了,只能在那被强吻着,直到胖女人的舌头离开自己的嘴。可舌头刚离开她的嘴,就又舔起了她的耳朵、耳根,这是个敏感的部位,很快女警官就来了那种感觉,她极力克制着,但那只是消极的防御。胖女人从中间将警裙撕开,一撕开黑色的警裙,直接就看到的是彭聪聪几乎透明的黑色连裤丝袜。透过丝袜的裆部能够清晰的看到彭聪聪警官的私处。很快胖女人的大手摸到了她最隐私的部位并隔着透明的黑丝裤袜开始了上下地摩擦。

对于彭聪聪来说,被摩擦那里的感觉是说不上的多么得舒服,刺激和怪异。她毕竟也是女人,她开始了哀求,“别,不要啊,放了我吧。”

“哪有那么容易?你不做我们的女人是走不出去这个屋子的!”胖女人几乎得意忘形了,俯下身子吸吮着彭聪聪的乳头,像一个饥饿的婴儿。很快,她戴上了“工具”,一点点地将彭聪聪的丝袜褪到了腿根部,露出她的私处,搂住女警官的腰,分开她的双腿,身子一贴,伴随着彭聪聪的痛苦的呻吟,进去了。
彭聪聪的头歪了下去,痛苦的呻吟着,但之后却是无限的快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的双腿蹬得更剧烈了,但是是伴随着胖女人抽插的节奏进行地,两个女人搂在一起,抖动着,使床都颤动起来,旁边胖女人的女儿看得不行了,她没想到她妈妈也能这么专业地做着,她忍不了了,开始自行解决自己的问题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胖女人抽了出来,用力将彭聪聪掀翻过来,背对着她。胖女人抚住彭聪聪警官的胸部,骑在彭聪聪的身上,裆部一挺,又进入了。

彭聪聪这时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用力撑住自己的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去。
两个人抖动着,胖女人疯狂地抽插着。“你是女警察,怎么样,我不还是强奸了你吗,你做不做我的爱奴?做不做,做不做,做不做,你给我做!说,说了我就放了你。你做不做,你做不做!”胖女人这时已经忘情了,只是疯狂得在尽兴。

“不,不,我不!我是警察,你快放开我!”彭聪聪坚定但痛苦地回答着。
这时巧了,胖女人和彭聪聪同时来了感觉,一下子喷薄而出,胖女人拔出了“工具”。彭聪聪这一刻早已没有了一丝支持的力气,一下子趴倒在床上,两脚一伸,不动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换你了。”胖女人喘着粗气对着她女儿说道。

她女儿早就迫不及待了,她冲上前,一把提起高大的女警官,从背后搂住她,骑在她身上,用她的“工具”,也是一挺就进入了。她本来可比她妈妈有爆发力,年轻,只是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一直看见警察就有些怯场,但现在发现这个女警官似乎来不及怎么样就被制服了,她也就放开胆子了。由于等了很久,年轻的她早就忍不住了,进入彭聪聪的身体后就近乎了疯狂,亲咬着彭聪聪的耳朵、耳垂。彭聪聪早已垂着双手任由她摆弄了,背着做完了,她将女警的身子翻回来,平放到床上,反骑过来,给彭聪聪穿好丝袜,脸贴着彭聪聪的私处,隔着透明的黑丝,亲舔着彭聪聪下身的“嘴唇”。女警丝袜的汗香,“嘴唇”散发出的女人的气味,使她迷醉。她大口地吸吮着,吻着那里,似乎要喝到什么才罢休。

彭聪聪这时只是小声地叫着:“不要,哦,啊……”双腿微挣着。这个女孩吻了一会后,开始舔起彭聪聪的大腿和脚起来,女警官的丝袜脚早就是被汗水打透了,吸吮起来异常地滑腻,有味道。

过了一会,女孩分开彭聪聪警官的双腿,又要开始了。原来刚才只是小小的休息下。然后,她的“工具”顶着彭聪聪裆部的丝袜,竟一点点地插进去了,她进入了。

她俯下身子,爱抚着身下这个被她和她妈妈征服了的女警官。新一轮的蹂躏开始了,拔出后,她将双腿劈开,分开彭聪聪的双腿,手攥住彭聪聪警官的脚脖子,将两人的私处对好,贴了上去,开始两个私处的摩擦。“哈哈,我这才叫做爱呢,哈哈!”

彭聪聪无力地叫着:“哦,哦,不,不要啊!不……不,啊,啊!”两个女人激烈得颤抖着,摩擦越来越激烈,彭聪聪已经没有气力了,倒了下去。女孩紧紧抓住了她打大腿根部,主动地摩擦着,很快就互相喷发了出来。然后女孩将彭聪聪警官搂在怀中,吻着她,彭聪聪不抵抗了,她知道已经没意义了,也就半推半就地从了。

女孩的妈妈这时一把将彭聪聪摔倒在床上,女孩迅速将自己的私处对准了彭聪聪的嘴就坐了上去,彭聪聪的嘴无奈地贴着,痛苦不堪,而胖女人则趴在那儿用舌头舔着彭聪聪的私处。

随后,她们将彭聪聪的双手的手铐解开了,因为这时的彭聪聪已经不可能再有反抗了……

晚上,和彭聪聪同住的周婷婷接到了彭聪聪的电话,彭聪聪低声地说着:“帮我请假吧,我这两天去个同学家。就不回去了……”然后挂了。

周婷婷信以为真,照办了,但她不知道,彭聪聪这两天是如何度过的:她做了那对母女的爱奴,第一天是陪那个女孩的妈妈睡的,第二天早上就被那个女孩抱回了自己的屋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