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儿的露出


字数:31146字
txt包:(34.72kb)(34.72kb)
下载次数:161





*********************************先恭喜自己到了3级,继续发文服务大众,还是老话,请大家不吝赐教,手下留情,多给红心~
*********************************
(序)上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可称呼我做巧儿,26岁,算不上美女,小时候常有人说我很像一位女歌星——小雪;长大后可能多了一份妖艳感觉,没有了那份清纯感后,便给男同学或同事说有点像井上晴美(大家可以上网找找看;而对两位明星歌手只是相似,并无得罪之意,本身我也很喜欢唱小雪的歌)可能当时大家也很迷日剧,自觉就没有她们的气质了,最多只是眼睛比较圆和大才有点相似吧!

对自己身体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身高方面是165公分,较瘦,比例也算可以;三围是32b/23/34,可惜上天只给我一对32b的乳房,虽然看上去也算竹笋形,但看起来很尖,像两个米奇老鼠的鼻子且不够圆大,没有白晢的肤色,感觉上只有样貌和一双40吋长腿算是可取了。

而身边的女性朋友经常会说我很高傲、玩耍时又不顾女儿家身份,举手投足间身体总给人很开放很随便的感觉,经常叫我注意些,但真正的我并不是这样,我不爱说话,可能因为这样才给人高傲的感觉。

从小我已不喜欢穿衣服,喜欢给人窥视身体的感觉,回想起从前的露出行为真是危险万分,每次脱离危险后总有戒掉的念头,可惜总是失败。而推使我写出不为人知的经历,是因为一次露出,一次对我身、心伤害很大的意外,经历了这次后,短时间内也不敢再有露出的冲动了,可能这是戒掉露出癖好的机会。
我希望在不透露太多人物地点的情况下能真实描述出来,但因小女子文笔不太好及打字很慢,请大家见谅;而我的露出是带有sm的,不喜勿看。文中的名字、地方,大家不用花时间去考究,当作故事看便可。

先说说我对露出的看法:

1)假装不小心走光,被那些像色狼般的男人偷窥自己,当看到他们充满渴望的眼光,很想再看清楚些但又怕被人发现时的表情就更加自豪;或利用挤迫的环境制造机会给他们非礼和侵犯,或刻意把双乳、臀部不设防地压在他们身上,挑战他们的忍耐力和让自己带来优越感和快感,就算更自律和怕事的男人,他们的阳具也不会说谎,只好乖乖的向我站岗致谢。

这种可算是最方便和最安全的露出方式,连胸罩、底裤也不需脱掉,衣着很正经也好,亦能随时随地满足内心的欲念,而我经常会在上、下班时在地铁和巴士上利用这方法来耍乐,时常也把底裤弄得湿淋淋的。

2)穿极为性感暴露的衣着,情绪高涨时连胸罩、底裤也不穿,在街上若无其事地游走,任由男人用像透视眼般的目光视奸自己和被同性用鄙视和羞辱的眼神看待。

这种露出对我来说实在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才能做到,在人迹稀少的地方只需顾虑碰上恶徒怕被人强暴便是,但在人来人往的地方羞耻感觉实在太沉重,所以我不常用这方式;记得有次在兰桂坊,身穿紧身吊带短裙的我,下身穿着丁字内裤露出双腿和没有底裤边的臀部,上身真空上阵。

当晚我本打算在兰桂坊借醉露出的,但正当我在翠华茶餐厅把一边乳房抽出来,假装酒醉了不知道的样子,当时被几个黑人发现跟踪,我逃避他们时更被他们强行拉进后巷打算强暴我,幸好有警察经过才脱险。

3)一丝不挂地在公众地方裸露身体,内心害怕被人发现,但又想再走到更危险的地方大胆裸露,全身感官及肌肉拉得绷紧、双脚怕得不停在颤、喉咙乾渴得要命、心跳快要爆裂,随时名誉不保。

有时我会一边用刑具凌辱自己,一边在公众地方像痉挛般进行裸露,一旦被人发现那种羞耻感实在难以形容,有种想羞愧地恳求别人放过自己的冲动,就算被要求做什么也可以,无论是性交或是被轮奸;这种是最为危险的露出方式,没有任何藉口可以脱身。

2010年12月xx日(星期五)

前天因为和男友吵架,一怒之下跑了回老家暂住,但这次男友因忙於年底工作,所以根本没有时间理我。但惊喜的是爸妈需要离港工作三天,这几天我自由了,放工后我立即跑到迷你仓拿回装有刑具的旅行袋便飞奔回家。

在电梯内我的淫穴已急不及待湿起来,股沟亦充斥住汗水……一踏进家我便把衣服脱清光,打开内里全是性玩具的旅行袋(将来有机会才分享那么多性玩具的由来),在厕所先剃去新长出来的阴毛,我喜欢没有阴毛遮挡的感觉,多了一份羞耻感。

走进浴缸我用花洒灌肠,「嗄……嗄……噢……噢呀……不行了……感觉实在太棒了……」我忍不住用花洒头插入早已被玩松了肛门,不断抽插,射出来的水柱使我很痛,但又极度兴奋。清洗净后我把花洒关了,拿出有震动性的假阳具刺激着阴蒂。

「呀……呀……」整条阴道变得很酸软,强烈的尿意使我难以忍受,双腿毛孔全竖立起来,乳头也尖硬起来,双乳变得涨涨的有种酸麻的感觉直达脑后,我要用力地搓弄双乳才能舒畅些。

这种酸酸痒痒但又有点痛楚的感觉使我头晕眼花,「不行了,呀!噢……」
我已不能忍受阴道内的空虚感,那种有如千万蚂蚁在爬行走动、不时又小咬一口的感觉,我只有用手上那支震动的假阳具不停地快速抽插,一解我的痕痒。
「噢……」我插得太狠了,令尿液水花四溅,淫穴被我弄到阴唇都翻开了,红肿肿的也不知是收缩还是扩张;屁眼和淫穴完全没法闭合,像快要被我迫出体外,但一受刺激又急速收缩,阴户在不停张合着。

我把震动力推至最大,「啊……啊……嗄……嗄……不行了……救命……」
双腿麻痺无力在抽搐痉挛、震颤着,毛孔竖立起来,手脚冰冷,「啊……呀……啊……呀……」我差点晕死当场,待我回过气后已是晚上11时多了。
我穿上自制的固定器刑具(其实那是小学生用来扣着水樽口可揹上肩的水樽
扣,利用橡皮筋把两个水樽扣串起成像「8」字般,再在原本用来穿布揹带的孔位用两条橡筋鱼丝各穿入再打结,穿戴后正面看如一个「v」字。穿戴时两个水樽扣会紧迫贴着阴道和肛门,v字两边穿成圈套的橡筋鱼丝各套至腿根再挂在肩膀上),然后拿出一条28公分长的双头龙插入肛门最深处,另一条约20公分长的双头龙则插入阴道。

哗……几经辛苦终於插至最深处,肛门的双头龙给我插到连末端也找不到,我把两支双头龙的末端紧扣在固定器的两个樽扣上,立即把左右两边的橡筋鱼丝挂在肩膀上,现在紧紧地塞在下体。我拿出镜子看看下体,只看到被两个黄色胶圈紧贴着,胶圈中间有两个半圆形的东西撑开淫穴和屁眼使之不能闭合。

我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在颤震,我努力令自己定神下来,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厚料风褛,款式像连身裙般,离膝盖上5、6吋,是前扣钮式设计,背位是开叉尾的,走路动作大时可看到大腿内侧;领位虽不算很低,是反领的较为松身,主要是靠腰带束起,弯身时也很容易被看到胸口,看上也很性感。

扣好钮釦及把腰带束好在背后,先在镜子前看清楚才出门。我急忙拿了一个环保袋放入了八达通、几只已弄松的衣夹、半支水、几包纸巾、香烟和口罩,身上只戴上手錶,穿上胶底凉鞋小心翼翼地出门。先步行楼梯到下一层,把锁匙藏在消火喉的门内这样会较安全。

在电梯内我已后悔为何这么快就插紧两穴,被紧紧插着的肛门四周已满是汗水,两穴又不能闭合,四周的嫩肉被磨擦着很辛苦,脑部不时传来阵阵麻痺的感觉。我不想被看更发现,故从平台花园的楼层离去,一路上也很顺利,我打算步行到家附近的工厂区(这是我经常露出的热点)。

我走向玻璃门方向,看见有一个中年男人向着我这边走近,看他的样子像喝了很多酒,我没有理会他,快速地拉开玻璃门步出。他看见我便退后一步,像让我先出,我也没想太多便走出去,怎料那男人竟在我走出的同时挤进来把我迫向玻璃门处,我下意识侧身背向他把手护在胸前,但这样他的身体就紧紧压着我的身体。

「呀……」我不小心叫了出来,幸好不是很大声,下体被撞击了一下很痛,我被两支双头龙撞到顶点。我奋力摆脱他挤出了门后用不满的眼神回望他,但他竟然站在原位不动的推着门,好像呆了般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的脸和下体。
这时大腿内侧传来湿凉的感觉,惨了!我感到有液体流到大腿内侧,不清楚是尿液还是淫水。不容多想,我立即跑向后楼梯方向,虽然这反应是很羞耻,但总好过给人看到双腿流下液体。

我边走边回望发现那男人还呆着看我,逃到后楼梯的下两层我才停步,全身冷汗、心跳加速。冷静下来后我回望四周没有人才弄净流出的东西,是白色的分泌物。我蹲在楼梯转角处不能站起来,肚子实在太痛了,而固定器的樽扣胶边亦紧紧地陷入淫穴和屁眼的嫩肉内。

正当我想着应否在此解下这固定刑具时,我听到脚步声,噢……逃避不了,是一个约三十岁的西装男,从下层楼梯步行而上,我看见他正偷窥我的裙下春光但又怕被我发现。

「嘿……真是每个男人也是一样的,看在你穿西装的样子还算好看,本小姐便送点甜头给你吧!」我继续蹲在地上假装弄凉鞋的带扣,哈哈~~我知道他已急不及待的在偷窥了,因为在街灯影照下影子已出卖了他,他的脚步放慢了。
「不知他能否看到我下体的情况?嘿嘿……尽情窥视我吧!是否搞不清楚我下体的是什么?尽情找答案吧,本小姐今日心情靓。」

我已看到他的双腿了,很紧张。突然!我快速地仰高头看着他,看见他为了看我胸口走光看得连脖子也侧了,口也合不上,眼睛看到好像快要跌出来似的,一定是从我宽阔的衣领下发现我没戴胸罩。当我们眼神接触时,大家呆呆的对望了数秒后,他竟急速跑走,而我竟然也被弄到满面通红、心跳加速,哈哈~~实在太好玩了。

我走出商场来到大街,准备步向工业区,天气不算很冷,一路上我还想着刚才的事:「不知那衰男人是否故意,是他的腿还是故意用手侵犯我?但那么大力撞向我,弄得我这么痛,可能被他发现我下体有硬物塞住,一会还是戴上口罩较安全。」

路上我的下体已到极限了,我决定先到公园的女厕解掉它,心想:「下次还是下了楼才戴上。」急步走的后果是剌激被强制迫开不能闭合的肛门和阴道,肛门内像要爆发般有强烈的便意,嗄……嗄……阴唇被不断磨擦令我不能再忍受,啊……下体、大腿内侧和额头上全是汗水。

一到公园我立即跑进伤健人士的厕格内,脱下外套、解掉固定器和拔出假阳具,白色的淫液不断从阴道流出,肛门内也有些透明果冻状的分泌物。可拔出后那种空虚感又让我想再插入,感觉矛盾极了,於是我在厕格内开始自慰起来……
突然听到有男人在大声讲电话的声音把我吓了一惊,我想应该是工业区内大排档的食客来小解(先说说这所公厕的设计:这公厕的男厕门、女厕门和伤健人士的厕格门并不是密封式设计的,只用一支支铁柱组成,看起来有点像监狱,因为铁柱的角度是钭向墙壁的,利用角度做出封闭的效果,所以在伤健人士厕格内的我不会被人看到,除非我走贴门边才有机会被看见)。

噢……他从男厕出来了,我怕被他发现立即缩后身体,他依旧是大声讲着电话,我看他应该喝了很多酒,因为说话内容和咬字已不像地球人的语言。今晚发生什么事了?又是醉汉!我只好等他离去才出去。

什么?!他竟然坐在我这厕格前不够一米的花槽旁吸烟讲电话,位置是背向我的。我想等他离开,可是过了约五分钟他也没有离去,我的心魔开始出来了,拿出那条双头龙插入阴道和肛门大胆地自慰着,我小心翼翼把乳房从柱子间挤出去,一直看着外面那男人,心跳得很厉害,自慰时磨擦发出了水声,又怕被他发现,很剌激。

过了不知多久(估计应该有十五分钟),我感到有点沉闷,便停止了自慰。
静了下来仔细一看,原来那男人喝醉酒睡着了,於是我再次把固定器和假阳具装上,这次我把两只衣夹先夹住挂在肩上的橡筋鱼丝后才夹乳头,只要我身体动作过大便会拉扯橡筋鱼丝上的衣夹拉扯到乳头,这样乳头便会得到不能提防的突如其来痛快感。

接着我再用一只衣夹夹住阴蒂,噢~~太high了!很难忍受,双腿麻痺无力,
浑身在抽搐、震颤着,完全没办法定下来。还是不行,我解除了阴蒂的夹子,穿上外褛,把腰带结在背部,没有扣钮,只能用手掩着外褛小心地走出去。

走到公厕外面时除了那男人外,眼下一个人也没有,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那男人背后,把外褛脱至腰间,双手再拉扯乳头上的夹子,噢!很有快感,很痛,很想叫出来,但又怕弄醒面前的醉酒汉,另一方面又要留意公厕外面的情况,以便有人走近时有足够时间逃走。

我的胆子开始大起来,把外褛脱下挂在手上,光着身子闪躲到公厕入口前,嘻嘻,没有人,我走到那醉酒汉面前把腿踏在他坐着的木椅旁,用手搓弄着因兴奋已充血到变成黄豆般大小的阴蒂。

「快醒来吧!你不是做梦,你眼前真的站着一个裸女对着你手淫……」我兴奋地玩弄着性器官时,突然听到公厕内传来的沖水声令我紧张起来:「还未确定男、女厕内有没有人,还是小心为上。」

我把外褛穿上,只用双手掩紧衣口走进女厕内,没有人,正打算去男厕确认时有点犹豫不决。我吸了一口大气,小心地走进男厕里察看,很紧张,心跳得很快,企厕处没有人,我探头张望厕格的门全是打开的,我急步走进厕格处再确认一下,呼~~松口气。我害怕有人进来,立即跑到男厕门侧探看,厕所外除了那名醉酒汉外便没有人。

正打算步出男厕外时,「铃~~铃~~」突如其来的电话响声把我吓坏了,急速躲回男厕内,狂奔到最尾的一个厕格内躲藏起来。我不敢动,怕发出声响,坐在坐厕上一直等待,一直等……听到小便的声响、开水声,我看着手錶已过了十分钟了,但还是不敢有任何动作。突然……

「喂……老鬼!在不在呀?x你@w……唔饮得就唔好扮饮得啦!」一把粗暴的男人声把我吵醒。

「哈哈哈……呕呀?」一把沙哑的男人声,还有小便射在尿盆的声音。
「糟糕!我竟然睡着了!」我惊慌地立即锁上门,从袋中取出外褛穿上。
「啪!啪!啪!老鬼!是否你在里面呀?」沙哑男。

「不要进来……不要再拍门了……」我在厕格内不敢发出声音的想着。
「喂!有没有人……老鬼是否你呀?」粗暴男。

「干!我过旁边的厕格站高看看是否老鬼在厕格睡着了。哈哈!」沙哑男。
闻言我吓得全身颤抖,差点哭出来,也不敢想像被发现后是被轮奸还是什么了,全身蜷作一团蹲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心想看到他们后我假装进错男厕不知可否说得过去?

突然电话声又响起,「喂!老鬼!你死到哪里去了?又说一起上沙咀叫鸡,干!你真是的,在我货车旁等吧!」沙哑男说着,声音一路远去……

幸好,差点出事。我不敢走出厕格,双腿完全失控地震颤不停,我担心会再有人进来,直到冷静下来时才发现经已凌晨1时了。我从门隙缝偷看没有人,便决定整理好衣服后假装没事般的走出男厕,若有男人进来就说进错厕所便是。
很顺利地走出男厕,门外那个醉酒男已经不见了,不知他是否就是老鬼?步进工厂区,我点起香烟定定神,经过大排档时我下意识地在找寻刚才男厕内那两把声音的人,想看看他们的面貌。

正当看得入神时,突然出现的口哨声和笑声把我吓坏了。

(序)下

我望向发出声音的来源,内心第一刻想到的便是男厕内的沙哑男和粗暴男,那就糟透了。呼~~原来是六、七个铁骑党在栏杆处聚集,比想像中的要好。
「喂~~靓女,有否兴趣坐电单车呀?」

「哗~~好性感!你虽然穿着风褛,但性感到好似无穿衣服一样。」

「一起去玩玩吧?」

眼看街上寂寥的环境,而大排档内除了啤酒女郎外就只有我是女性,还是尽快离开较好,若然被他们发现眼前原来是个下体插着两支假阳具的变态淫女,两颗乳头还夹有两只夹子,后果简直不敢想像。

我急步离去,幸好他们没有跟上来,逃走下又使我到了极限,不断的磨擦剌激着不能闭合的肛门和阴道口,两穴和大腿内侧湿漉漉的,已分不清究竟是汗水还是淫水了,惨!

我走进一条很长但较安全的后巷,晚间有很多的士、货车、私家车停泊在这里,在后巷徘徊了一会察看四周也没有人,便躲进其中一座工厂的走火通道出口内(那些走火通道出口的铁闸是向室内凹陷的,内里只有微弱的灯光)。我躲进这些凹陷处其实不易被人发现的,但还有点担心,於是一边探头察看,一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抽高衣摆,把固定器弄开,再拔出玩具。

呀!当释放了接近痉挛的下体时,乳白色的淫液不断从阴道和屁眼内流出,两穴四周全沾满白浆,弄得双手和下身黏糊糊的。但当拔出了以后,那种空虚感又迫使我再次插入,我只好拿着玩具去摩擦阴道和屁眼才慢慢地放松下来。
视察一下四周无人,我再次装好固定器和假阳具,这次要增加难度,於是再加上衣夹夹住阴蒂。噢~~很难受,整个阴户又麻又痛,我失控地滴出尿液来。
我戴上口罩、解开钮釦,只用手掩合风褛小心地露出,一路上我弯曲着身体以车辆作遮掩,不知何时有人出现的紧张感令我心跳得很快,喉咙乾渴得很。
但我身体动作过大便会拉扯被衣夹连系着的乳头和橡筋,弄得乳头传来阵阵痛楚。我再次躲进另一个走火通道出口内,把水喝光后弃掉水樽,将八达通咭、纸巾和摺合好的环保袋全放入褛袋。

忽然有开锁声!突如其来的状况使我呆住了,几秒后听到脚步声远去我才有反应,探头张望原来是大厦管理员。我很小心的放轻脚步跟踪着他,把风褛滑下露出滑嫩的上身,一直保持六、七部车的距离,走啊走……

「今晚运气真好,连续两次亦平安无事。两个出口位是并排的,幸好没躲错位置,若他转右我便无处可逃,被困着任他处置了。嘿嘿!但管理员叔叔你真没运气了,后面有一个裸女跟着你也没有发觉,如果我被你发现,就给你抓我的奶子、挖我的淫穴,直到你满足为止。嘿嘿……」

我太兴奋了,当然没可能啦!我怕他会掉头,所以一边躲避於车辆之间,一边跟着他。当他走到大街的交界处时便转弯离去,估计他该是巡逻完工厂的后楼梯再从正门回去,由於太接近大街,所以还是走反方向。

在街上裸露真是兴奋,内心有种解放的感觉,但身体就刚好相反,全身肌肉拉得紧绷绷的,腿部不停在打震,一阵阵尿意不断涌出来,喉咙很乾,心跳快到像要从口中蹦出来。

中途发现一部的士,司机在车厢前座处横睡着,看过四周安全,我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把风褛放在地上后,将下体挺起贴近车门玻璃,拨开固定器,张开双腿打算向着他自慰十秒,但阴道和直肠可能巳经适应了,就算弄走固定器,那支双头龙和仿真阳具也没有被挤跌出来。

我决定先解掉固定器和阴蒂上的夹子,只保留乳头上的衣夹,因为两条橡筋鱼丝挂在肩膀上弄得我很痛,而在阴蒂夹上夹子也不好过。夹子一放开,呀……
幼嫩的阴蒂本来已经被夹扁了和变成白色,现在再度充血使我又痒又痛,我一面搓弄着阴蒂,一面拿出下体的假阳具半蹲下身体向着他自慰。

「快看啦!快看啦~~这不是梦境,你一生也未必再有这种机会了。一……二……三……」当我数到「三」时怕有人、车经过,还是先穿上风褛吧!我将两支假阳具塞至最入便再往前走,走到接近与大街交界时眼看四周没人,更没有车辆驶进,而大街两旁也停泊了很多旅游巴士,我忽然感到四周宁静得连一点声音也没有,时间像停止了般,脑内一片空白。

我决定再向更高的难度挑战,於是鼓起勇气把风褛脱下放在一部货车的尾箱上,赤裸着狂奔到对面马路。我像疯了般,完全没有理会四周,手绕到背后按住肛门和阴道口不让内里的假阳具跌出来,奔跑令胸前的两只衣夹不停上下摇动使我的乳头有点痛。

到达对面后我躲在旅游巴旁立即察看大街前后,没有人,安全,我很兴奋。
大街最前的十字路口有一座商业大厦,而商业大厦对面是一个油站,我决定要以最接近它为目的。当我裸奔至极接近商业大厦时,我清楚看到油站内员工们的一举一动,我停步了,因为真的没有勇气被这么多人观摩自己的裸体。

我再次跑过马路,打算极速跑回去穿上风褛,身处在极危险的位置,我只能极速狂奔,定眼一看,发现对面线停泊的一辆旅游巴车厢的灯是亮着的,司机在目定口呆的看我,我很兴奋,急速跑过时还向他挥手。

跑到后巷了,我立即取回风褛躲在货车之间急忙穿上。终於成功了!哈……哈……哈哈……面部红热得要命,我脱掉口罩,整个喉咙极乾渴,心脏像要爆裂了,全身震动得很厉害,尤其是双腿。我急步逃离现场,一路上先拔出下体的假阳具及衣夹放回环保袋,边走边用纸巾抹净下体,但下体很痛,所以我先在一间车房外的镜柱前看看下体的情况。

我发现淫穴和肛门已经肿胀起来,全外翻了,内里鲜红色的嫩肉外露,像有生命般不停在开合,还不断流滴出滑溜溜的液汁在大腿内侧;两边的阴唇好像有点血,看来是被固定器的胶圈弄伤了,双腿不能紧合上,走起路来也怪怪的,我想这感觉就有如被数十男人轮奸完一样,肉体上痛苦,但内心却非常满足。
拔出假阳具后,两穴却有种空虚感,虽然难受,我却不敢再塞回去。很久没有像这样不顾后果的裸露了,我绕道离开再回到刚才的十字路口打算回家,经过商业大厦前我偷看刚才的司机,但太远看不清楚,只见车厢仍亮着灯,却看不到司机的踪影。

「真想知道当他看到一个露出滑溜溜阴户的裸女,单手掩着下体在大街上狂奔并对他挥手,心里究竟会想什么?会否很兴奋或是震惊?嘻嘻~~今晚真是太顺利了!」

走到早前经过的露天停车场前在等候过马路时,我看一下手錶,原来巳差不多3时了,心想今晚这么顺利,而且过了今晚也不知何时再有这样的机会,於是决定再放任一下。我走进露天停车场和商业大厦之间的一条弯曲小道(这条弯曲小道是用来进入停车场的,车路尽头是回旋处,前方有一个靠海旁而建的公园,应该说是半个,因为沿着海边而建的公园后期被运动埸馆扩建而分成两半,两边亦被铁围栏分间不能互通)。

我走入弯路看过车厢内和街道上都没有人,就只欠露天停车场出入口的缴费亭没法看清楚,因室温差距关系,缴费亭的玻璃满是雾气,我并没有多想,利用停泊在弯道旁的车辆作遮掩,边走边把衫钮解开,摸着阴蒂一直步进里面的回旋处。步至中段我索性把风褛脱下放入环保袋内,揹着袋子兴奋地慢走着。

由於弯道较窄,大型车辆不能驶进来,而停泊的多是私家车和电单车,所以就算有车辆作掩护也只能遮盖半身,但我并没有理会,心想若他们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美女,一定会惊得呆若木鸡,什么事也做不出来。

到了回旋处也没有特别,我先探视公园内的情况,内里没有人,十分安全,进入后我很兴奋的走到长凳上来个野外放尿,但下体已被我弄得一塌糊涂,阴唇都外翻了,所以令小解也不正常,尿液像无力的花洒般四处乱流乱滴。

清洁完后我把环保袋放在公园的暗处,然后在公园内全身赤裸漫步,走到海旁石栏处看着乌黑的海面,而四周又空无一人,我决定在回家前要再作一次惊天动地的裸跑。

我计划在这里跑出去回旋处,跑过弯道,跑出大街的马路前,再经露天停车场和运动埸馆间的小路回到公园。想着想着,下体也不自觉地湿起来,我不再抑制自己,大步走出公园,快速跑到回旋处,正打算再向前走时,突然弯道前有灯光,而且还会动的,我抬头一望,糟糕!是警车!

完了!我吓到魂飞魄散,立即转身拔腿逃跑,这时车头灯光已照射到我的背部,影子被影照到公园的围墙上。我很害怕,这次真的玩得太大了!逃进公园里像疯妇一样冲往环保袋的方向,「啪」的一声巨响,我跌倒了,痛得全身在颤。
我忍着痛慌乱的爬起来,但又再次滑倒……小便滴滴答答的流出来,失禁,我竟然失禁了!还要被自己的尿液滑跌地上。「不要进来!千万不要进来……」我祈祷着一直在地上爬行,拿出风褛坐在地上急忙穿上,我不敢站起来,害怕被他们看到,因为围墙只有半腰高,上半是铁丝网及种了疏落的灌木。

我很害怕,蜷曲悉缩在凉亭的长凳底下,害怕会被警察锁走,更害怕要男朋友来保释,害怕登上报纸头版,害怕被家人、朋友知道我的嗜好,我要冷静,冷静……

从凳子底下一直看着公园的入口,但由刚才起也该有几分钟,心想如果警察要是进来该不会给时间我穿衣服。我偷偷从树隙间望出去,真的没有看错,确实是警车,车旁有两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在用对讲机。

已不能多想了,我忍着痛楚弯下身子跑到海边把环保袋整袋弃掉,这里只有一个出口,若穿着衣服假装平常地步出一定会被查身份证,我没带在身,若被搜身一定会发现我内里全真空,还有满是淫液、红肿外翻的阴道和肛门。

我不想坐着等死,於是走到分隔公园的铁围栏找寻生路,发现原来比想像中简单,应该能从侧边爬的。我站到石栏上,双手紧握着铁围栏,半个人腾空於海面,只要小心不被那些尖刺钩着衣服或刺伤便是,唯一最担心的是我不熟水性,失足便会掉落大海,冻死当场。

成功了!攀进了埸馆内,我小心地去找地方躲藏,走到大型公园那边看看,只有远处有人在钓鱼,并不容易发现我,但这边的铁围栏比刚才那个严密,除了顶部有像童军会形状的尖矛外,在石栏与铁栏交合处竟多了一圈圈有尖钩的铁丝圈。这时后方传出锁匙碰撞的响声,我怕埸馆内有人,还是不应久留。

我硬着头皮踏着铁栏中间的横铁攀爬逃走,但铁栏实在太高了,攀过时双腿不停在颤。正当两腿也跨过时,竟失足从栏顶脚下一滑……我双手立即紧握住铁栏,但我的右边大腿背和臀部被铁栏顶的尖矛刺擦着,痛得我泪水也跑出来,风褛也被尖矛的倒钩扯住,像脱衣服般由尾部整件被扯上去,只能包裹住双乳和双手,下体就完全没有任何掩盖地暴露出来。

「太羞耻了,千万不要被人发现!这样赤裸下体被人参观和辱骂我这个变态女,或被人报警等待消防员把我救下,登上明日的报章头版,一定会被写成变态女裸露身体被吊铁栏等报导,我的人生就完蛋了,现在竟被挂起来示众,莫非只有一直等待被救?」

没有希望了,眼泪也流了出来,我的双手已经再无力气抓紧,外褛已被扯至只能包裹着脖子、双臂。大件事了,风褛把我的头全部包住,我什么也看不见,「呜……鸣……鸣……救命啊……」我很害怕,看不见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我差不多失常了,感到经已有十多人正在围观,耻笑声不断。

「救命呀!鸣……鸣……」双腿不停在尝试找寻落脚点,我要逃走,我要逃走呀!

啊!我跌落地了,很痛!右边大腿背和臀部好像被撕裂了,掌心和膝盖亦擦破了皮。我忍着痛楚立即爬起来把风褛拉下掩盖住身体,四周察看后一个人也没有,我摸一摸腿背和臀部,感觉有两条肿胀起来像虫状的伤痕,湿黏黏的,幸好只是流很少血,但风褛的裙脚处被割破至腰带位置。

咦?腰带不见了!原来腰带和一些破布被挂在铁栏顶。为什么总觉得听到急速的吸气声?哎呀!惨了!原来我被一个五、六十岁的管理员坐在花槽上看着。
他那极为淫邪的眼神和笑脸使我很害怕,不知道他看了多久?明明已穿上衣服,但感觉就像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这时我竟然全身僵硬了,丝毫不能动弹。被他发现我望着他,老伯竟大笑起来,还向我的方向走过来,我吓得双腿无力的跌坐地上。怔了一下后我急忙转身像失了灵魂般半爬半走的逃跑,一口气跑到平台花园乘电梯回家,幸好在回家的路上再无意外发生,

「一直埋怨自己为何没有察觉警车?为何我这么蠢不戴口罩给那管理员看到样貌?为了什么我这样大胆的露出……」我后悔地想着,很多很多片段在脑海里重演。一踏进家门,我已全身无力地脱下破裂的风褛躺上沙发,不需一秒便昏睡过去了……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四时多才醒来,这期间既没拉上窗帘也没关灯,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上不知被多少人窥视过我的身体。我的心情很平静,看过手机有十多条男友的未接来电及讯息,我只给他发个短讯说「我不舒适,对不起,心情好转才找你,关机睡觉」等。

之后便去浴室把肮髒的身体洗乾净,洗澡时伤口还有点痛,在涂去疤膏时我一直后悔昨晚的事,不知后腿上会否留下疤痕?以后怎能穿泳衣?但内心还满是疑惑,我决定下楼去吃点东西后再回到回旋处前观察。

我满是疑惑地想:「是否公园内灯光昏暗,所以没被警察发现?但车头灯的确是照遍我的背部。还是警车正在转弯,所以他们看不清楚?」

这时看到有私家车驶入,发现原来也是没有声的。唉!真失败,但其实我已经很幸运了,这样也没被抓上警署、登上报纸头版。算了,我不想再碰到那个管理员,还是回家去吧,我打算把这次险像环生的经历写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