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女王的心灵救赎


字数:83216字
txt包:(79.27kb)(79.27kb)
下载次数:134





写这些故事,是我很久就想做的事情。终于,在我情感终结的时候,我可以静下心来做我想做的事情了。在这个深夜,我为我和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人。写下这些文字。我知道也许这些文字会带给我很多麻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人会不理解sm,不理解这个特殊的群体。

sm,是一种虐恋的游戏,在这场游戏里,只有两个角色。主人和奴隶。很多人,为着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坚守终身。这是一场游戏,我们却为它付出了,时间,金钱,精力还有梦想。还有那些不被人理解的无奈。

sm女王,在游戏里事故一个高高在上的m主宰者。在游戏里支配着奴隶的思想。高高举起皮鞭,救赎那孤独的灵魂。有谁知道,在所有的繁华落尽的时候。
在不被人知的另一面。女王却是个孤独的灵魂。永远不能面对爱人,不能在阳光下,对生活。有谁能为女王救赎。

而我,就是那个女王,女王是我不能放弃的职业,它带给我太多的东西,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可以得到金钱,和我想要的精致的生活。却让我永远的失去了爱人。

一最初1

现在回忆那些往事,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相信在我的脑子里存在着删除的功能。很多事情,我都强迫自己去忘记。因为那些痛楚,每当我回忆的时候,就如同再次经历那些曾经的苦难。但有些事情,却是终身难忘。因为在那个时期,也许是我一生中做艰难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些善良,真诚的朋友。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最真纯的情感。爱情,亲情,友情。
也许那时候我真的很傻很傻。

可这一切随着我的离婚告终。那时候我28岁。父母都在我当初要嫁那人的时候,和我断绝了关系。在他们看来,那个我爱的男人,是不适合我的。当我和其他所有普通的离婚女人一样,开了那个家。但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不能回我的父母那去。因为,我是那个书香门第的家族的叛徒。我自己也不想回去。我虽然是女人,但却有着读书人强烈的自尊。婚姻,带给我的是伤害。当初,我舍弃了一切,随他而去的男人,最终还是伤害了我。离婚,真的是解脱。心一下子就轻松了。可那种轻松也伴随着迷茫。5年的婚姻让我习惯了一种生活模式。可现在,我要重新开始。我必须要面对很多问题,我要生存,要租房子。要生活,当这一切都安排好,我过着单身女人的简单的生活。那时候我学会了上网。
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件幸运的事情,可我却知道,网络改变了我的生活。也许这改变意味着一生。但我从来不曾后悔过。从最初的只会看电影,到学会了上网聊天。我慢慢开始习惯了下班泡网吧的生活。只有这样,我才会在网吧那种特殊的喧闹中,冲淡孤独的感觉。真的怕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那是个冰冷的世界。
有一天,在一个天津地区的聊天室里,我给自己起的名字是女人情怀。很普通的名字。也没有几个人和我搭讪。突然一个名字叫女人的奴隶的名字跳出来。
和我打了个招呼:你好。我真的很奇怪。还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吗?出于好奇,我和他攀谈了起来。这次聊天是我人生的一个最大的转折。也许最初的那个人到现在也不曾知道。他对我的生活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我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他只是问我可不可以虐待他。他可以给我钱。可以给我做狗。让我随便去支使他。
他也可以为我做性的满足。那时候的我,已经很久没有性爱了。真的觉得太刺激了。心里被压抑的东西太多了。他和我聊的太吸引我了,心里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于是,我答应了和他见面。他约我去的他朋友家。在和平区的一幢居民楼里。

后来想想那也许就是他自己的家呢。

在敲门的时候,我还有些犹豫,只是我这个人,性格里就是那种敢想敢做的女人。既然来了,没有结果,我不甘心的。他开门的时候,很机警的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四顾。在确定了真的只有我自己的时候,很客气的让我进了门。那是一个一居室的单元房子。收拾的很干净,有很多书报。电脑还开着。在6年前的天津,电脑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的。我暗自松了口气,喜欢读书的人不是坏人,看来他经济条件很好。我不会空来了。因为那时候,我的薪水不是很高,还要支付房租。这也是我答应他的一个原因。

看的出来,他不是第一次找人做这样的事情。在这方面,我还是很敏感的。
这是个相貌很端正的男人。让坐,倒茶,优雅的谈吐使我渐渐的平静下来,不那么紧张了。他让我看了他电脑上的一些图片。说我可以按照那图片去玩弄他。那些图片很有煽动性的。是各种女人穿着性感的丝袜,高跟鞋虐待男人的。还有很多是男人跪在地上舔女人的脚,阴部的图片。当时的我,那种震撼,冲动。欲望,真的说不清楚。太多东西夹杂着。我的心砰砰的跳。但我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我看图片的时候,他突然就跪在了我的脚下。我在吃惊的同时,就明白了这就是游戏开始了。犹豫着,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他主动的对我说,要给我按摩脚。我僵硬的把腿伸过去。他迫不及待的爬过来,抱住了我的脚,开始亲吻我的鞋子。那鞋子并非很好看。很普通的样式。因为那时候,我也买不起很昂贵的鞋子。看着他就这样低着头,疯狂的舔弄。我只觉得很恶心。心里很乱,这就是男人吗?那样一个男人。居然做这样的事情。想想我的前夫,还有那些伤害。我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就恨恨地甩给了他几个耳光。他闭着眼睛。居然很享受的接受了。对我谦卑的说:是我侍侯的不好,请女王惩罚。我心底涌出一股怒气。这就是男人吗?我这样的一个陌生女人,这样的打他耳光,他居然贱到这个程度。
我想到了我前夫,也许男人都是一样的,越对他好,越爱他,他越不拿你当事,当初的我抛弃了家人,和他结了婚。可我最终得到了什么呢?我越想越生气。我使劲的打他,踢他。完全把他当做了我前夫的替代品。就这样,他倒在地上小声的呻吟。求饶。我累了。就命令他给我按摩。那时候,我真的什么都不会。也没有什么工具。只是一味的打。就这样过了一阵。可能他看我也没什么新招式了。
就爬过来说,主人很累吧,奴才给主人按摩一下,好吗?我允许了。说真话,我都不知道这个游戏什么时候该收场。我只能等待。跟着感觉走了。我坐在床上,他爬过来,一点点从脚开始向上按摩。那手轻轻的抚摩我的小腿,向上,向上。
我感觉他摸到了我的腿跟。有种冲动,有点舒服。心理恶心着,盼望他停止。可又拒绝着停止。我克制着忍着不去看他。装做不在意的样子。他对我说:主人往下坐坐吧。我听话的坐在了床的边缘。他熟练的分开了我的腿。我闭上眼睛。但我能感觉的到,他一点点的舔我。那种久违的舒服感觉,就如同潮水一般包围了我。欲望一点点涨满了。我极力平复我的喘息。他的舌头,缠绕我的花蕊。我终于感觉我喷涌而出。他感觉到了我的高潮。停了下来,站起来。温柔的微笑。就在那微笑的瞬间。我居然有了喜欢他的感觉。羞涩的低下了头。他坐了下来。抱着我,问我:感觉好吗?要我吗?我只是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我只要那种感觉,欲望,或者说征服后的满足。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送我下楼的时候给了我200块钱。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那是我第一次做女王。可那震撼的感觉,强烈的如同地震,什么尊严,什么理想。都在这一瞬间坍塌。200元钱,在那时候,是我1个月薪水的4分之1。除了金钱,我还得到了我心里的满足。
就在去年的冬天,我又遇到了他。我们亲热的如同久别的老朋友,命运真的很奇妙。在最初的开始,在最初的结束。

这件事情,对于我的内心真的是有很大的震撼。他颠覆了原来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的出身,我的家庭是那么的传统。我也一直的认为,爱情和性是不可分割的。而性和钱是不能等价交换的。可现在,200块钱沉甸甸的。压在了我的心里。一方面我痛恨自己的沦落。但那200元钱,在现在来说,并不算很多。但在5年前,那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我那时候,真的是个工薪阶层。还有一方面我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那份满足并不仅仅是性。还有精神上的某些东西。也和我性格上的一些东西不谋而合。从离婚以后,我知道在我心里深深的压抑着一些东西。不为人知。这件事情,让我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心里轻松的很多很多。我开始留意那些关于虐待方面的东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sm.更不知道怎么去浏览这些网站。甚至连如何注册我都不晓得。但我真的是被吸引了。我觉得那里面有无穷的魅力,在吸引我靠近。sm是一个广大的未知的世界。我无法预料未来是什么样的。我只是知道我要走进去。到现在我依然觉得如此。还有就是经济的利益。我到现在也不否认,没有金钱的利益。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5年多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而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平凡的象一粒沙。我无法抵御sm带给我的所有的一切。金钱,征服的满足,性,还有那些真诚的同好们。我感谢上天带给我的这个机遇。让我能挣扎着活到现在。

在网吧里浏览这些sm网站,我总是偷偷的。怕被别人看见。那些刺激的图片和文字,灼烧着我的神经。上班都上不下去了,脑海里充斥着这些画面和文字。循环往复。

那些大量的sm小说,有男主人和女奴隶的,还有女王和男奴的。那是个理想中的女权主义世界。女王是高高的主宰,而男人做为奴隶只是无限的服从。那些网站里还有很多的女王发布的招收奴隶的信息。还有qq号码。个人电话。我不知道那些信息是不是真的。但我让我感觉到了,这些东西是切切实实的存在着,在我们生活的另一个层面。在城市平静生活的下面,有暗流汹涌。其实人是有着双重的性格的。一方面是光鲜的。可以给别人看的。带着面具。隐藏着真实的内心。
一方面是属于自己的。在属于自己的小小角落里做另一个自我。我就是这样一个有双重性格的女人。我也算是个出生在书香门第的家庭。在我的家庭里,从小到大,都是按照传统的生活模式生活着。在我这个70年代出生的人当中,我的学历还算有些含金量的。我是学中文的。而且我很喜欢读书。尤其是诗词。到现在,我也是坚守着读书人的准则。守望着我的理想。只是,为了这份理想。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唯有书,在那些失意的日子里,伴随我走过那些孤单岁月。当我痛苦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大声的朗读。这样我就能把自己融入书中。

暂时的忘记那些烦恼。一方面我是理想主义者。另一方面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可以做大事情的女人,空有这许多情怀,才华,却是沦落得这般。但我却相信,终究有那么一天,我会实现我的梦想。

那个时候,是我最初踏进sm的殿堂。那年我29岁。

很多的人认为sm,就是性虐待。我从来不否认sm有性的成分。但真正的sm是
和性没有关系的。s代表了游戏里的角色,是主人。m则是奴隶。这只是这个游戏中的两个角色而已。到现在我还是坚持着我最初的想法。sm.这只是个隐私的游戏。仅仅而已。并不能代表在现实生活中的状态。而且这个游戏也只是在特定的氛围内,或者是在某种特定的时段内,才需要的。所有喜欢这个游戏的人,都希望保留这个隐私,把它藏在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想被他们知道。

5年多了,到现在我依然会遇到一些m.声称要过那种给女王做私奴的生活。
我觉得这在我们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是不可能的。别人我不敢评论。也许有。但我是不能接受这样一个m的。尽管我有的时候很孤独。因为我做女王只是个职业。我完全的不否认。我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满足一些精神上的欲望。在最初的时候,我是因为金钱的利益,但现在,这样长的一个时间,我已经离不开了这个游戏。

我可以豪不犹豫的向全世界宣布:我爱sm,为了他,我可以放弃我的所有。我也曾经那么的深爱过一个男人。也曾经想过为了爱情。放弃做女王。只想和其他普通的女人一样,有个幸福的家。有个真爱自己的男人。每天能为自己的老公做一桌可口的饭菜。这在别的女人来说,是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可对于我。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可最终,爱情背叛了我。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我自己。也许做sm女王是我最终的选择。

我可以在我的完美世界里,坚守我的理想。守望着那份曾经的爱情。我只能是颗孤单的心。

初做女王

sm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而这个陌生的世界并没有完全的接纳我。

那时候的我,在一家公司上班,上24小时。休24小时。虽然薪水不多。但这个工作可以让我有大量的时间上网。我学会了使用qq聊天。并给自己的qq起了个名字,就叫:女王。我也去新浪的文字聊天室。在那里我起了个很抢眼的名字。

叫女王征奴。刚开始的时候比较弱智,还不懂得低调,还处于推销自己的阶段。

只想告诉全世界,我是女王,每天加我qq的人太多太多了。刚开始聊天的时候,我是很白痴的那种。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我都相信。当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这个圈子。但现实并非我预想的那样。我忽略了我自身的条件。也忽略了这个世界上并非人人都是君子。我不能说我是个君子,但我至少不是小人。

我是个普通的女人,没有过人的容貌和身材。但我相信我的才华。当初搞笑的事情太多了。上当的事情也太多了。就讲几件吧,也是作为纪念那段日子。
我那时候在塘沽上班。收入不多,除了生活必须的费用,几乎存不下什么钱。
我每天除了上班,下班的时候我几乎都在网吧度过。刚学会聊qq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塘沽的男人。他的网名叫男m.我们聊的很投机,他也很客气。我能感觉的出来,他是受过教育的人。我们就这样聊了大约是半个月的时间。他约我晚上吃饭。我那时候并没有对m直接说,我是收费的女王。因为我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工具。因为那些工具对于我来说真的很贵。呵呵。最初的我,对于收费这两个字还是很羞于出口的。还保留着孔子遗风啊。每次有人约我调教,做完了。我什么都不会说。但他们也是给我费用的。只是不提调教费,而用其他的词语代替罢了。

在见到他的时候,我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大约有1。78的身高,身材也很好。

相貌也算的上英俊。我们吃饭,聊天很投机。也很融洽。吃完饭的时候,他邀请我去他家玩。我也很痛快的答应了。在我们打车的时候,他做在了司机旁边的座位上。我坐在了后面。刚坐好,我就发现在坐椅上有个黑色的手包。我悄悄的打开了那手包。里面有钥匙,还有有个钱包。我忐忑不安的犹豫着,我要不要拿走。

这个时候车停了下来。我把那手包放在了我的背包里,下了车。他带我到了一个居民区里。老楼,楼道里很黑。没有灯。我穿着高高的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随他上了6楼。现在想来,颇有些爬山涉水的感觉。

这是一个陈设很简单的家。一看就是租住的房子。我就把那包拿了出来。对他说了这是在那车上拣到的。他一下子就把那包拿过去了。对我说,这个包给我吧。你是女人,要这男式的包也没用。我几乎连想都没想,就随口说:好啊。他拿出了几样工具,很简单,有鞭子和口塞。还有两捆绳子。在我拿起鞭子的时候,他扑通一下就跪在了我的脚下。

我把我会的方式全给他用上了,鞭打,捆绑,舔鞋,舔脚。

大约过了2个小时。我也累了。就告诉他,我不想玩了。结束了。他爬起来。
去了卫生间。在简单的清洗后,他精神焕发的走了出来。说话的语气我也能感觉到了明显的和没有做调教之前不一样了。我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径直走到电视前,打开了电视。然后坐在了床前。不在说话了。那场面,虽然过了5年多了。

我还是记忆犹新。那份不屑,那份轻蔑。我不知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他站起来,问我要喝水吗?我说好啊。他给我倒了杯水。在我喝水的时候,他开始收拾他的衣服。然后从他的钱包里拿出很厚的一叠钱,笑着对我说:你猜猜,这些钱有多少啊?我对他摇摇头。:不知道。他得意的对我说,3000多。

我没在说什么。默默的放下了水杯告辞。他对我说:你自己下去吧。马路对面就是109路。在那一瞬间,怒火燃烧了我的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的双重性格。

我们都享受了这个游戏的过程。那时候在天津,我也知道收费的女王,调教的价格是300/小时。我没有和他提什么收费的事情。也没有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为什么连最起码的尊重都得不到呢?如果觉得我适合,为什么还要找我调教呢?即使是普通的朋友或者陌生人,也不是这样对待的。何况我还是个女人。我感觉到,我受到了伤害,还有愚弄。我要报复。转过头,我走到沙发前,把那个包拿起来放到我的背包里。面对着他。微笑着说:请你把我调教的费用给我吧。他吃了一惊:你没告诉我,你是收费玩的。我依然微笑着看着他:你也没问我是不是收费的啊?按照天津的价格,300/小时。2个小时是600。他尴尬的看着我,问:能不能便宜点?我不是很有钱。呵呵。不会吧。你有那么多钱,还在乎这区区600吗?

我刚才看见了你的实力啊。我并没有找你多要啊。我提高了声音。站在门口大声的说。他慌的对我说,小点声,好吗?急忙拿出来600给了我。我接过那薄薄的6张人民币。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街上,霓虹灯在闪亮。人流喧嚣。我融入茫茫人海。这是我第一次大声的宣告。我就是收费的女王。那又如何?对待这样的贱货。我算是很客气的了。这件事情也让我下了决心,不在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付出了,就要有回报。世界上没有免费的晚餐。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我只是我。我要活着。

经过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之后,我也算是学乖了。每次当有人约我调教的时候,我都要先告诉他,我是收费的女王。刚开始的时候,心里很有些忐忑不安。因为我什么工具都没有,更没有独立的房子去玩这个游戏。本人还是很有些自知之明的。那时候的我,从软件到硬件做女王都不成的。可我也慢慢的了解了一些关于sm的理论上的东西。那时候,sm的网站和论坛有太多了。我也从网站上看了一些调教用的工具。很贵。我那时候在塘沽上班,是和我的一个同事合租的房子。根本就没有条件去存放这些东西。更不敢让同事发现。我知道一旦被单位的同事知道。我就会被视为异类。所以我很小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随着我聊天经验的增长,接触的人也多起来了。我学会了应付各种各样的网友。说句实在的话,我已经是30岁的女人了。在网上的经验不多,算是初级阶段。但在社会上,我还是明白该如何与人相处的。何况,我还是个读书人呢。在sm论坛上,我渐渐发现,能写点文字的女王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很直白的,自我推销的广而告之。我不想去评价任何人。也无从评价。只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写一些唯美的文字的。我觉得sm也是一种美丽。那是另类的,期待的完美。缺憾的完美。我开始写一些文字。也写一些古体的诗词。嘿嘿。比较酸啊。

于是我有了很多的sm聊友。在这我还要讲述一个朋友。到现在我还记得他一头的金黄色的头发,在5年前,他很年轻。大约是24-26岁之间吧。他和我是在qq上认识的。我们聊的还算可以。因为我这个人比较随和的。能聊的来就多谈谈。

聊不来就算。也从来不主动说,要调教别人。因为我是收费的女王。这样主动找别人玩,那意味着金钱的交易。颇有强迫消费的嫌疑。古语说的好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在天津市区。究竟在哪个区,我早就忘记了。我们互相留了电话。

也电话聊过几次。他一直说要见面。我因为在塘沽,不太方便。就委婉的拒绝了。

在一个秋天的黄昏。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现在就在塘沽了。要见见我。那天我在单位加班,要请假真的很不容易的。可盛情难却。我就答应了。并告诉了他我单位的地址。

在我单位的街口,我终于见到了那个男孩子。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很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看起来很小。我的心沉了下来。我敏感的感觉到,这个人不适合和我做朋友。毕竟有年龄的差异。可他已经来了,那么远从市区来,我不能不礼貌的。我礼貌的和他打了招呼。我们就这样站着聊了几句。因为那天我加班,主管一个尽的催我回去。我们没聊几句话,就匆匆的告了别。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个人以后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我也把他渐渐的淡忘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在一个全国的大的sm的论坛上,在我写的文章的后面。有个人,跟了个帖子。把我的光辉形象点染的绚丽夺目。我是个比较丰满的女人。
尽管没有绝代佳人般动人的容颜。但身材还算是可圈可点的。在他的形容下,我就是属于那种呕吐的对象了。我真的生气了。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说我呢?
我有得罪他吗?我认识他吗?根据他后面留的qq,我发现原来就是那个金黄色的头发。当时的我,真的很生气。我并没有得罪他,更没有伤害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打电话给他,质问他。他给我的答案很简单,只是说,我那么远的去看我,而我却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他感觉受到了欺骗。这真的让我感觉比窦娥还冤呢。算是豆包冤吧。嘻嘻。后来想想,我能理解他的意思。

就好象我们读红楼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林妹妹,都有一个宝哥哥。可每个人心目中的林妹妹和宝哥哥却是不一样的。这个人的做法让我明白了,我并不适合每个m,我只是我,一个并不漂亮的普通女人,要想做女王,做收费的女王,我还要有一段艰难的历程。可我不在乎。当时不在乎。现在也一样。当时的我,还是在别人面前很隐讳自己的这个另一面。现在,我已经不会在意别人如何的去看待我、评判我。我就是我,一个特立独行的我。

日子本来可以就这样顺流而下。可命运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我遇到了险滩。
我的收入虽然不很多,但维持我的生计还是能的。做女王的日子,虽然不长,也挣了些钱,可我却是没存下钱来。我这个人就是个不会过日子的人。有了钱,我大部分都买了书。和我一起租房子住的同事找到了男朋友。要搬出去了。这让我措手不及。我的生活一下子就乱了。我自己租房子。我还真没有那条件。不租吧,公司不能住人的。我是左右为难的。那段日子太艰难了。我一夜夜的睡不好。虽然是合租,但毕竟能有一方小小的,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可以有一张床,让我睡觉,可以一块空地,放我的书。从来没有觉得钱这么重要的。我是从来都不会找人借钱的。从最初的时候,到现在。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我的体会最是深刻,我一个人挣扎着活着。到现在。我还能养活我自己。父母从始至终。都没有过问过我。父母尚且如此,何况朋友呢?我还能要求别人做什么呢?只有靠自己。

所以,不管是从我贫穷的时候,到我现在的精致的生活。我唯一要感谢的人,只有我自己。因为我聪明,我努力了,我抓住了机会。才能有我的今天。也许是我想错了。太偏激了。我这个人太独立了。可不独立却又能如何呢?我不能回天津,找我的父母。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这样做,而我的父母呢?我心里明白的很,他们也是不能招我的。这个地方我用了一个招字。也许不恰当,但只有这个字,才能确切的表达。在他们的眼里,我从来就是不被他们喜爱的,也是最不听话的女儿。我很小的时候,大约是在1岁多,就被送到了姥姥家。在我记事的时候,我就懂得了,要看大人的脸色生活。我可以不隐晦的说,我的心智,是很早熟的。
写到这,我的心就揪了起来。记忆,是很中性的东西。对自己的爱人,记忆是相思。是很美好的东西。对那些痛苦呢?则是刑罚。每次回忆,都是再次的经历。

停下来,让我平静一下心情。

已是春深时节。春深不知处。往事了无痕呀。我这个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是有很多酸文。我是个佛教徒。我一直的相信,人是有转世的轮回。我的前世,也一定是个读书人。要不怎么能有这样多的感慨。这样多的狗屁歪诗呢。曾经的那些往事,真的能做到了无痕迹吗?我已经是36岁的女人了。且未名未禄。甚至连一个家都没有。

深夜了,站在窗前。让我一个人看看星星。我的路在哪边?是退回原地,还是该一直向前?命运是我的夙敌,时光流转,转眼已是百年,谁又能是谁的永远。
寂寞是无边的海,谁是我度海的心舟?期待着,终究会有那么一天,我等待的那个人会来。带我远离那些伤害。

有多少春花秋月,辗转流落在风尘。有多少无情岁月,了悟了前因。一卷诗书,一杯清茶,对一弯残月。几多深恨,无奈人在天涯咫尺。君似天边月,我心如彩云。

夜无眠夜无眠。一弯疏星数点。低首无言。红烛残照对影自成三。静听凤箫声远,轻叹轻叹。银河倒转,思往事百转千般。便柔肠儿断,泪痕儿干。鬓边早生了华发,岁月无情,老去了红颜。怕憔悴损,却买酒追欢。

邹完了酸文,书归正传。

我对我公司的主管说了我的困难。我的主管还算通情达理。让我在办公室住一段时间,但不能长住。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天恩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挣钱,存下钱来好找房子。塘沽的房子在5年前,也是很贵的啊。

我怎么能在很短的期间挣到钱呢?我要做女王。我要挣钱。我想到了那些在网站,或者是在论坛上发布信息的那些收费女王。我必须推销自己,多么好的东西不推销,也是不行的,何况我还属于并非优秀的那一小撮呢?嘿嘿。

我把我的电话贴在了一个大的sm论坛上了。那可是我真实的电话啊。
江湖险恶,俺那时比较涉世未深。智力尚弱,大家原谅啊。

这样做的结果,是我的电话费直线上升。而挣钱的目的却没有达到。因为我没有工具也没有地方。而那些打来电话的人,大多数是好奇,无聊,甚至是只想找找电话里被虐待的感觉。我的电话24小时长鸣不已。而我的主管却为我在上班的时间总接电话,大发雷霆。也为我的失业打下了基础。

那时候的我,是盲目的,对人毫无戒心的。也是幼稚的。我从来也没有想到。
这样的张扬带来的结局是什么。

到了年底,大约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从塘沽回天津去调教。因为那个人约的时间是在他晚上下班的时候。等我顺利的收拾完他,已经是将近8点了。在我回塘沽的路上,已经是夜色茫茫了。在车里人很多,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每一扇窗子都有灯光闪亮,空气中仿佛都是饭菜的芳香。我的生活就如同坐在了列车上,不知道身在哪里,也不知道要去何方?其实我明白,做收费的女王,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只是个女人,我要有个家,和别人一样,要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现在,我可以用调侃的文字记录当时的那种状态。可只有自己懂得当时那种漂泊的感觉。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奈和迷茫。有谁知道,在网络上,在m心里幻想着的那个高贵的女王。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对任何的人都不曾说过,我当初做女王的故事。那段记忆,我会深藏在我心深处。永远永远的不再提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