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一位网友因为老婆在快餐店内受不良少年欺负,当场教训了那几个人。
本来事情是单纯的,但我这种能文不能武又心思邪恶的家伙,只能用色文来安慰
他啦。请观众切记,没有虚构就没有色文,毕竟我们都没有那么坏(坏人还会泡
网么?)。这也是我第一次发文,因为以前只有自娱,刚写好就发出来了,还请
各位帮我提高,换言之,砸砖吧。

和老婆结婚三年了,她的美丽、温柔、体贴、贤惠,一直令我享受,不过她
心眼比较小,但也从不和我计较什么。

今天照例去接她下班,准备去看《集结号》,时间比较紧,不能从容吃饭,
路过KFC,我让老婆下车进去打包一份全家桶。从外面看,KFC没几个人。
但老婆进去后有一小会还没出来,突然我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婆的号码,接着又
挂了。我立即下车,冲进KFC。

一进店门就看到,我老婆右手抱着全家桶,左手半举着,衣服湿了一片,脸
气得通红,几个看样子顶多是高中生的小屁孩围着她,有男有女,嘴里骂骂咧咧,
都是难听的脏话。其中一个黄毛,手里握着我老婆的手机,还在指着她骂,旁边
KFC的服务员正在劝说,但他们并不理会。我走上前去,一把从那黄毛手里夺
过手机,上前问我老婆怎么回事。那些人一看我来了,嘴里骂得更厉害了,我也
不理会,只是先听老婆说。

原来我老婆买了全家桶,又买了杯热咖啡拿着,那几个小屁孩在店里打闹,
也不看人,一下子撞着我老婆,咖啡洒了她一身,他们反而还哄笑起来。我老婆
气愤地说:“你们怎么这样不象话?!”他们反而嘴里不干不净起来,我老婆气
得要打电话给我,被黄毛抢过去挂了,继续骂她,还好我及时进来。

知道了事情原委后,我转过身,和气地对服务员说:“你们不用劝了。”黄
毛:“知道就好,傻逼!”我猛然出手,一拳自下而上,捣在黄毛下巴上。黄毛
嘴里含糊一声,想惨叫又没叫出来,直挺挺地往后倒在地上。看着黄毛捂着嘴,
含糊不清地惨叫着,在场的人一时都惊呆了。那几个小屁孩中另一个男的伸手就
要拉我,我一手抓住他伸过来的胳膊,同时一脚飞起,踢在他膝盖上,他惨叫一
声,跪了下去。另外还有两个女的,一个男的喊了起来:“打人啦!”我一巴掌
扇在那男的脸上,他住了声。我拉着老婆向门外走去,背后那几个女的却又喊了
起来:“打人啦!你们干什么吃的,报警啦!我们是顾客,被打你们店里不管的
吗?”我没有理会,要知道,这一片管区的派出所长,是我家的世交。

我带着老婆刚上车,那几个女的却从店里跑了出来,一个拉开车门,伸手就
去扭住我的方向盘想拔钥匙。我二话不说,一般揪住她的头发,把她一拉一摔,
上半身趴到了我老婆腿上,我老婆按住她,同时我发动了车,另外两个女的差点
被带倒。

带车转过路口,那女的还在挣扎,大喊:“绑架啦!”我老婆突然抓住那女
的头发,把她头往储物箱上一顿,她昏了过去。我惊讶地看着老婆,没想到她会
这么果断。老婆突然哭了起来。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她:“老婆,别难过了,是
我不好,我陪你一起去就没事了。”老婆摇摇头:“我不是难过,我是感动,你
为我这样出头。”我笑了笑:“别破坏心情,等下我们把她扔下去,再去看电影。”
老婆:“电影下次再看,我,要教训教训她!”

虽然惊讶,但我还是听从了老婆。按照老婆的意思,我们驱车来到一个建筑
工地。这里是个正在开发的楼盘,我们来看过。年底了,工人都回家过年了,工
地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看到我们的车,保安以为是来看楼的,连保安室也没有出
来就放心了。

老婆带头,我抱着那女的,走了上去。这里都是毛坯房,连楼梯扶手也没装,
楼梯上满是建筑垃圾。我下意识地抱紧那女的,小心走上去,这时才注意到,这
女的是一个看样子顶多十五六岁的女孩,长相还不错,身材更突出,我抱着她的
手,侧面按到她的咪咪,感觉满大。我心想,可惜你毫无修养,今天要让吃些苦
了。

四楼。老婆找了个背风的房间,把那女孩的手,绑在了一根管子上,然后扇
了她一记耳光。女孩醒了过来,看到我老婆,马上又破口大骂起来。我老婆笑着
又是给她一记耳光。就这样,我老婆开心地笑着,扇了她十几记耳光。女孩软了
下来,低着头,嘴角流着血,不敢再骂了。老婆大量了她一下,解开了她的外套,
顿时,她胸部的曲线弹了出来。老婆撇了撇嘴:“小鬼,这里还不小嘛!”女孩
:“比你的大,八婆!”老婆哼了一声,把女孩的毛衣往上一拉,就露出了文胸,
文胸内的双峰,由于老婆粗鲁的动作,弹动着,我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老婆又
伸手一撕,女孩的文胸开了,咪咪弹了出来,雪白的肌肤,粉红的乳晕,深红的
乳头,坚挺而丰满。老婆伸出手,抓住了女孩的咪咪。女孩:“变态死八婆,你
想干嘛?”老婆捏住女孩的乳头,手指一扭,女孩惨叫:“呀!”眼角,泪水都
流了出来。我感觉不太对了,连忙上前说:“老婆,算了,打她不少了,可以了。”
老婆瞟了我一眼:“可我还没出气呢!”我苦笑:“你想怎么样呢?”老婆没回
答我,又去解女孩的裤子。女孩叫了起来:“去你妈的死八婆,别以为这样就能
吓着老娘……”。女孩穿的内裤很小,是黑色的,也薄。老婆拉下女孩的内裤,
一蓬松软、浓黑、纤细的毛下,阴户不大,颜色已经有点发黑,阴唇细细的,还
有点肥嫩。老婆从包里拿出带棉条时用的指套,套在手指上,伸了进去。女孩唔
了一声,又继续骂了下去。老婆抽出手指,转过身来,把指套丢掉,鄙夷地:
“早不是原装了,还有点松!”女孩:“比你的紧,死八婆!”老婆摇摇头:
“我们该怎么治她好呢,老公?”我心想,该不会是想让我干她吧?心里虽然这
么想,话可不敢这么说,我说:“老婆,要我说,就算了吧!”

老婆摇摇头,走出这个房间,来到阳台上,向外看去。阳台也是没有防护的,
我跟过去,想提醒老婆小心,却看到老婆用手一指,你看!我顺着老婆指的方向
看去,对面的三楼,有两个民工,围着一个空的汽油桶,正在扔进去一些废木头,
在生火取暖。我马上猜到了老婆的意思,惊讶地:“老婆,这样会不会过火了?”
老婆摇摇头,凑到我耳朵边,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她的打算。我听完后,心里更惊
讶了,还是觉得不妥,但估计今天是拗不过老婆的,反正这女孩子也是活该。

我下了楼,走到对面楼下,那两个民工抬起头来看我,是一老一少。我喊:
“师傅,我们是看房的,上面有人偷材料!”两个民工一听:“在哪里?几个人?”
我:“没看清楚,在对面楼上,只有一个人!”那个老的骂了一声,提起一把油
锤就和年轻民工走了下来,对我说了声谢谢就向对面楼跑了过去。然后,我的车
开了过来。老婆走下车。我:“好了?”老婆:“嗯,我把她衣服脱了,说要抽
她,她还骂八婆你有种打死我,打不死我小心我大哥把你轮奸再送去卖,我就说
放了她,估计她正在穿衣服呢。”

我和老婆走到这边楼上,上了四楼,到一个卫生间的位置,这里只有个窗口,
能看到对面,对面又不太容易看到这边有人。

对面,那两个民工已经上到三楼,在楼梯口扫视下,还是没有,又上到四楼,
正好撞到那女孩,女孩刚穿好衣服正要下来。老民工一愣:“丫头,你在这里干
嘛?”如果那女孩说话客气点,估计还没事了,没想到那女孩:“关你屁事,臭
民工,滚开!”显然,刚才被我们欺负了一番,她正一肚子气。她这话激怒了那
年轻的民工:“你敢骂我叔!”女孩:“我连你也敢骂,死开!”年轻民工冲了
上去,一把揪住了她衣领,一看就知道不会打人。女孩大骂起来:“臭民工!放
开我!强奸啦!来人啊!”年轻民工显然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一下子愣了。老民
工起了火,上来给那女孩一耳光:“德性!”女孩倒在地上,继续骂着。老民工
上去揪起她:“走,到保安室去!”

女孩和老民工扭打起来,老民工火了,几下子把女孩放倒了。老民工:“城
里人了不起了,我们同乡一个愣娃都糟蹋过几个大学生了,还不是学校给保研了
事,别说你这货!”说着就上去手脚利索地把那女孩扒光了:“二娃子,来,给
你开开荤!”

女孩还挣扎着,老民工从垃圾里拉过一根铁丝,把女孩的手捆了起来,又按
住她,那女孩就好像案板上的鱼那样,身段展露在了两个民工的眼前。她修长白
嫩的两条腿踢腾着,只是把阴户更清楚地展露出来。老民工呸了一声:“看这泼
劲,就是个烂货!”

年轻民工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裤子却高高鼓了起来。老民工:“二娃子,
你愣啥,上啊!”二娃子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老民工:“得,我先给你开开道!”
然后就解开自己裤子,露出了家伙,皮比他脸上的皱纹还皱。老民工俯下身,双
手捏住了女孩的乳房,毫不留情地揉弄起来,粗糙的手指还捻着女孩的乳头。女
孩挣扎着,但被老民工压着不能动弹。老民工俯下身,胡子拉碴的嘴唇在她脸上
嘬了起来,女孩拼命转脸,老民工呸了声:“不让亲嘴,还不能干你的逼哩?”
他继续玩弄着女孩的乳房,嘴里还不忘吩咐:“二娃子,看好了,学着点!”女
孩丰满的咪咪,在老民工粗糙的手里被肆意玩弄着,如同一团面团那样。老民工
欠了欠身,只见他的老家伙已经雄起,粗黑一根。他抬起女孩的双腿,手指在阴
户上一抹:“贱货啊,这么快就来水了!”他双手抓起女孩的小腿一分,粗黑的
肉棒顶在了女孩肥嫩的阴唇上,他腰一挺,龟头粗暴地顶开了阴唇,在女孩的惊
叫声中,肉棒直挺挺地一插到底。老民工腰一抽,肉棒带出来六七分,已经沾满
了淫水,显得更加的黑亮。老民工:“二娃子,这就是干逼哩!”一边说着,一
边抽送,肉棒粗暴地冲击着女孩的阴户,女孩呆呆地承受着冲击,身体被冲击带
动着,乳房也一波一波地跳动。二娃子激动起来,匆忙脱掉裤子,露出了已经高
高翘起的年轻肉棒,一点前列腺液在他的龟头上泛着亮光,阴毛不多,显得比女
孩的还稀少。他的肉棒跳动着,一时之间又没有满足的渠道,他跪了下来,双手
抓住女孩的乳房,学着刚才老民工的样子玩弄着。突然他低下头去,几乎是把女
孩的小半个乳房都咬在了嘴里,贪婪地吸着,吸了一会又吐出来,用舌头舔着女
孩已经勃起的乳头。

我和老婆看着这幕活剧,虽然我心中本是反对的,却也不知不觉地兴奋起来,
小弟弟都硬了起来。这时我才感觉到裤子裆部上有什么,原来是老婆的手。她一
边看着,一边抚弄着我的裆部。难道老婆也兴奋了?想到这,本来就在老婆后面
的手,抱住了她,双手从前面她的衣服下伸了进去,插进文胸,滑到了老婆的咪
咪上,碰到了硬硬的两颗。老婆的乳头,已经勃起,大得象两颗葡萄。我捏住老
婆的乳头,看着对面楼上的活剧,心里体验着一种比看A片、打野战更刺激的感
觉。

老民工的冲击,依然在持续着,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并不冲动,只是在不
紧不慢地享受着,而跃跃欲试的二娃子还在玩弄女孩的乳房。女孩在双重的玩弄
下,早已闭上了眼,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嘴角紧抿着,脸色却渐渐地越来越红。
老民工有意无意地突然紧干了几下,女孩差点叫了起来,嘴里唔嗯着露出一些含
糊不清的声音。老民工哼了声:“贱货!”女孩紧闭上双眼,蹂躏的同时还要被
侮辱,对她来说也是不幸了。

抚弄着老婆咪咪的我,看着这一幕,手不由自主地用了点力,老婆哼了一声,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捏着老婆的乳头。我放开了老婆的乳头,手滑了出来,向下
摸去。老婆的裤腰有点紧,我的手无法深入,只是手指可以撩拨到老婆可爱的毛
毛。老婆本来扶着窗台的手放了下来,很快地松开了腰带,接着她又把自己的裤
子连同内裤往下一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老婆的手又绕到后面,拉开了我的拉
链,把我的小弟弟牵了出来,捏在她的手心里,上下撸动着。我把手滑过老婆的
毛毛,探到了她的阴户,一点热流沾到了我的指头,我把手覆在了老婆的阴户上
抚弄着,老婆柔软的阴肉,在我的手指下哭泣着,分泌出更多的热流。我把手指
按在了那柔嫩的一点上,老婆叫了出来:“老公,干我!”我扶住老婆的腰,小
弟弟感受着热流的方向,寻找着那熟悉的肉穴。老婆的肉穴已经微微张开,小弟
弟陷了进去,随即就被温暖湿润的感觉所包围了。我扶着老婆的腰,随着对面活
剧的节奏,同样缓慢地抽送着,我的心里有了点奇异的感觉,好像是那个老民工
的家伙在干着我老婆,好在不是来真的。老婆趴在窗台上,嘴里啊啊地叫着。

对面,老民工的肉棒加快了,每一下都是粗暴的冲击,女孩的阴唇翻动着,
溅出点点淫水。二娃子焦躁起来,扶着肉棒去碰触女孩的乳头。突然老民工呼了
一口气,背弯了下来,胸起伏着。二娃子惊讶地看着他叔叔。老民工呼出一口大
气,缓缓地把肉棒抽了出来。一股浓白的精液,从女孩的嫩穴内,涌了出来。二
娃子也不用招呼,就压了上去,扶着自己的肉棒,对着嫩穴顶了上去。在淫水和
精液的润滑下,二娃子的肉棒刚顶上就滑了进去。只听二娃子喊了一声:“啊!”
显然,有生以来前所未有的感觉,几乎令他不能承受。老民工关心地看着:“二
娃子,你没射吧?悠着点,不要担心,第一次时间都不长!”二娃子摇摇头,然
后就学着刚才老民工的样子抽送起来,只是动作很慢。

看着这一幕,我不自觉地笑出身来。老婆也轻声地笑了起来。二娃子生疏的
工作,看起来很是滑稽。我不由得得意起来,手重新滑进了老婆的上衣,一边捏
着乳头,一边在熟悉的肉穴内抽送着。老婆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往后挺了挺腰,
我会意地加快了抽送。突然老婆往前一挺,脱了开来。我正惊讶,老婆蹲到了我
面前:“你没戴套。”接着就张开嘴,一口吞住了我的肉棒。老婆扶着我的腿,
吞吐起来。虽然这次不如以往的精心,但看到老婆吞着沾满她的淫水的肉棒,我
心里觉得格外快意。以往老婆虽然也用嘴给我做,但那都是前戏,从没有在我插
过她以后给我含。对面,二娃子依然笨拙地插着那女孩。我不由自主地微笑着,
欣赏着这活剧。肉棒抽搐起来,我抱住老婆的头,无声地吼着,火热的精液涌进
了老婆的嘴里。对面,二娃子瘫软下来,倒在了女孩的身上。

我和老婆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走下楼去。坐进车里时,我下意识地问了句
:“她怎么办?”老婆:“不管她!”

车行驶在路上,已是华灯初上。老婆望着路边的街景,不时回过头来,对我
温柔而又满足地一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