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男友阳具一插,就长驱直入、直直捣入小青阴道的尽头,在最深、最隐密、最令她容易感到辛酸的地方,用大龟头连续不断敲击。……一阵阵的踫撞,时轻时重、或缓或急,令小青陷入如痴如醉的境界,两眼闭上,随他每一下的插入,迸出娇美的哼声、喘息。……

当他用力挺身插到底,顶住小青最无能、最柔弱的、小小肉坑,磨辗着时,小青终于再也禁不住,被迫似地唤着:「啊~!……啊!……啊哦~啊!宝贝!

……酸。死了!……揉得我酸死了!」

男友稍稍停下、紧紧压在小青纤巧的身躯上,凑到她脸颊边,吻她耳垂下方;他喘出热腾腾的气息,扑在小青细腻如雪的颈项肌肤上,令她全身哆嗦不止地颤栗。……他才问道:「酸得舒服吗?」

「喔~!…是,是酸得舒服!……酸得好。舒服!……真是难以置信!居然被弄到这样,酸疼得都快受不了,还觉得好舒服!……」

杨小青紧抱男友的肩,痴醉无比地呓着。

男友伏在小青身上,任她紧搂。过了一晌,他又开始扭旋腰干、转动起来。

这回,他一面旋扭,一面将阳具在小青紧窄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抽送。

小青两眼闭上,如沉沦梦中般嗯哼着。……男友的阵阵喘息回响在她耳中。

……当抽送速度加快、进出幅度愈来愈大时,小青的反应也渐趋热烈,先是两脚蹬床,屁股一拱一抬地往上凑合;然后,落下屁股,主动曲起两腿、勾搭到男友腰际,夹在他的身躯两旁,随着他一上、一下的抽插,同时收缩肚子,以自己的阴户承接阳具刺入。……

小青听见情人愈来愈响亮的喘声,禁不住自己也和着,开始哼哼、啊啊呼叫起来。……原始的韵律,阵阵击入心嵌,使她渐渐浑沌,不知不觉双腿盘绕男友腰背上,两脚相互勾住,就那样,让自己娇小的整个下体吊挂在男友身上;随着他起落、上下。……

男友这样抽插一阵之后,将小青两腿由自已腰上拉下;然后他直起身,维持跪坐姿势,把她两只脚踝捉在手中,拉开双腿、使她完全劈分得大开,毫无遮掩呈现含着阳具的阴户。……

他尽情欣赏身下被自己插住的,艳丽、动人的小青胴体。……

但他并没有久耽,只看了一下,就推着小青两腿,推到双膝曲了起来,小腿折着往内、大腿向外分张;夹着小青身子中央白怜怜的胸膛,和小小双乳。接着,他开始大幅、急促、用力地将阳具再度往小青的蜜穴刺插、抽送。……

小青半睁开眼,朝男友看了一下,马上又闭起来。但闭不了多久,又不得不张开,现出里头翻了白的眼球。…只因为男友的刺插,实在是插得太猛、也抽得太急了!……

「喔~!……啊!……喔~!…啊!…」

从小青随抽插而圆起、大张的嘴中,迸出无法抑制的啼喊,变成一种不属于现代文明的,魂魄似的呼号;重复的节奏,令人心悸无比。……当男友的阳具,不规律地在小青身子里捣弄,叫声又变成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婉转、如泣如诉的旋律,更感人肺腑!……

现在,男友又紧紧压住小青,阳具深深、紧紧插在她洞穴底端;再一阵磨辗,令小青一阵失魂般昏厥过去,又醒过来似的,来回浮沉。……

到最后,小青像浮沉在潮水、波涛中,需要抓住一根草似的;她半睁开眼,瞧见情人一头乱乱的黑发,模模糊糊地晃动;便情不自禁将手指插进男友头发里,紧紧抓住、激动地拉扯。……一股浓浓、强烈的爱意,由心田溢涌上来,让她尖声轻叫:

「啊~!宝贝~!我好爱!。好爱喔!……我。爱死……你了!」

「是吗?!妳爱死了就别扯我头发嘛!」

男友挣扎着,小青立刻松手:「对不起!宝贝…对不起!不是有意的……」

男友撑起身、婉尔一笑说:「没关系,心肝宝贝!……是因为妳动了真情,才不知不觉的,是吗?」

小青泛红了脸,羞赧地点头,轻声嗯了一下。然后一双水汪汪大眼睁得开开,朝男友一直注视,像诉说什么、问着什么似的。而男友只是微笑,盯着她的脸,看个不停。

半晌,小青才勾引着嘴角,撒娇般、轻声、喃喃呓道:

「别这样看人家嘛!……看得我…又要好。不好意思了!」但勾着情人的双手,却充满依恋、洋溢柔情地抚摸他的颈子、他的肩头。

男友早已收悉小青眼中的讯息,却花了好一阵,才对她轻声道:

「别不好意思!妳晓得的,……我也一样,爱死了妳呀!」

小青裂开了嘴,露出两排牙齿的笑靥,写满如阳光展现似的亮丽表情。……

她什么也不说、呶着性感的薄唇,两手勾住情人的颈项、将他拉向自己。……

在热烈、深深的长吻里,杨小青完完全全忘了自己。忘了家、丈夫、孩子,忘掉了身份、地位、责任;一切她应该是、和应该作的事。……同时,她也不再感觉自己正作着不应该作的、羞耻的、和不道德的事;甚至,她几乎忘了自己正与一个相爱的男友,作爱吧?!

直到两人从长长的吻中分了开,男友的脸孔出现在她眼中,她才恍然大悟般醒过来、瞧着他问:「我在那里?……宝贝!。我到那儿去了?」

男友露出调皮、却暧昧的笑,对小青道:「妳呀!…妳刚刚在天堂里!……

是被地上一个男人用鸡巴在妳小骚屄里,像雨打梨花似的阵阵敲击,敲到妳花心发酸,酸得舒服到极点,妳就登上天了呀!……」

小青立刻相信男友说的全是真的,却嗔道:

「呸!呸!…说什么呀,你!?……」

男友笑了说:「我讲的,是妳呀!是妳像色情小说的女主角一样,被男人玩得欲仙欲死的样子啊!怎么,难道妳全然无知吗?」

「啊~…我全然无知?……」

小青像明知道、却又完全不知似的,茫然反问。直到男友突然用力一挺腰、两人性器交接处上方的耻骨互相碰撞,令她尖叫:

「哎哟~啊!…宝。贝!」两手紧抱男友腰干,同时自己把下身挺凑上去,她才如完全苏醒过来,马上热情地唤着:

「宝贝!……我知道!。我知道啊!……爱我!。跟我作爱吧!」

然而,天下事就那么奇怪,当小青和情人感情洋溢、真正浪漫的爱情奔放、想再「作爱」时,两人却不约而同、变得丝毫不性感了。……

原先是亢进无比的身体,反而觉不到感官的刺激。……两人急促引动身躯,互相冲击;尽管一阵阵吃力地猛喘、却愈冲愈打不起性欲的火花……

小青发急地叫着:「宝贝!……宝贝!你…怎么了!?…怎么软软的。不硬了呢!?……宝贝!宝贝?……」

小青心中发慌、不知所措地问自己:

“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子?……我爱的宝贝怎么会硬不起来?……难道我……不够性感?……不够骚?他才变成不能硬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今天一直都好硬、好硬的……现在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却软掉了?!”

男友继续引动身子,继续往小青蜜穴里冲刺,但是因为阳具不能挺直,只得将手伸到两人底下,从小青屁股眼那儿摸索,探到阴户口、抵住,使它含着柔软的肉茎,不致往外滑出、掉落。……

更令杨小青惊慌的,是她发现自己屁股被情人手指触到时,那儿也全是干燥的,一点水都没有。……

“天哪!”

小青心里喊着:“我怎么也。干干的了?…难道我性冷感不成?……天哪!

……不要这样!……我可不要这样啊!“……

***** ***** *****

===================================

***** ***** *****

幸好,仅管杨小青心中,为这事慌乱不已,男友倒还能保持冷静,没有丧失他的「酷」。他试了一阵后,把小青两腿由身上解下,扶着她,让她平躺;然后侧到小青身旁、搂住她的肩,以和缓的声音在她耳边道:

「别紧张,这只是小小的意外。……也绝对是个“单独事件”!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真的?……宝贝!?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子,遭遇过这种事……」

小青仍极度不安地问,同时缩卷身子,怕冷似地将床单扯了起来,拉着它覆到自己和情人身上。……她肩头微微打抖,偎进男友怀里、喃喃轻声诉着:

「。人家……心都乱了!……」

男友搂紧她,凑在她脸颊边,也轻声「哄着」似的说:「别怕,别怕,不过是很普遍、很容易发生的暂时现象而已。是……」

「不,不可能!……宝贝!发生在我跟你。怎么可能是普遍的?……

「…一定是我,一定是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才会这样!……

「…告诉我!……为什么刚刚我们一直都好好的,却会变?……

「…宝贝!……怎么回事嘛?是不是你。嫌我难看?……不性感?……

「…是不是我床上……表现,不够好?。不能满足你?……还是……

「还是我太不知足,太贪得无餍?。所以你…生我的气?……」

小青一连串、迫切须要解答的问题灌入情人耳中,换来的,是他摇头、微笑,和一句简得不能再简的回答:「都不是。」

「那,宝贝!。那又是……为什么哪?!」小青揳而不舍,打破砂锅似的偏要问到底;问得自己都觉得过分,便柔下声、侧头吻了一下情人的脸说:

「对不起,宝贝!……我。忘了我自己…自己刚刚…也是底下干干的……」

她脸热了起来……

男友应着:「没关系,这个问题,让我想一想。……」说时,缓缓抚摸小青胸口靠近肩头的肌肤,像在思考。

小青的思维,在问出连串问题后反而顺畅多了。她发现自己问得多么可笑、多么幼稚。像一个渐渐明朗的念头告诉自己:因为她爱他!也害怕情人不爱自己,所以才像孩子般问那些傻问题。

两人在旅馆房间的床上,沉默了好一阵。……

小青抬头起望着情人:「宝贝!别想了,别花那么多脑筋。…好吗?……你只要告诉我,你还是。爱我的,?……」

男友捂到小青一只乳房上抚摸;手指轻捏软软、小小的奶头;并不十分性感的感觉,却蛮温馨、蛮令小青安慰。她合上眼睛、暂时忘掉刚才说的话,让自己专心陶醉在那种感觉里。……

突然,男友发现了什么似的说:「对呀!。就是它嘛!……就是它!」

小青立刻抬头。……他才清楚地说:

「就是爱情啊!。因为有爱情,才使妳、我……不举、性冷感的嘛!」

不能置信,小青叹着:「什么啊!?……宝贝,你说什么啊?你的意思是?

我们之间的关系,是……?……」

男友点头说:「对!。张太太,妳想的一点也不错,我们之间的是那种……

爱情要在不是床上的地方谈的恋爱;跟在床上必须偷偷摸摸,像奸夫淫妇一样的搞法,才能过瘾、消魂的性关系呀!……」

「天哪!这。这是什么话!……是什么荒谬绝伦的道理啊!……难道,难道爱、与性,不能共存?……非要分得开开的?……难道我们就无法享受既有爱情,也同时有美满的。性生活吗?……宝贝!……

「…宝贝!……告诉我,好吗?……我这一辈子,都一直以为,要有爱情的……婚姻,才能在性方面满足,才是应该的、对的;不然就是肮脏、不道德的!

……难道,难道那也是错的吗?……」

男友听了,摇头叹口气说:「深奥的哲学问题,老实讲,我也搞不懂,我看,再讲下去,恐怕会更杀风景。……

「…要不,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各自打道回府,免得更伤感情?」

「不!不!……宝贝,不要,不要就这样……让今天结束,好不好!?。我……我求你!」小青拉着情人的手臂、摇他。

男友并没有下床的意思,被小青拉住时,改口说:

「其实妳不用求,张太太,……我意思是,与其光在口头上分析、研究玄奥的问题,不如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再试一试看,是怎么回事,好吗?」

说着,他把小青推坐起来,让她背对着他,然后分开两腿,夹在面向床外的小青两旁;以双臂环绕她的胸,开始把玩她的双乳;一面轻声唤着:

「张太太,……张太太!」

「嗯……?……嗯!…啊~!」小青闭上眼,体会男友在自己双乳上的逗弄,心里浑然飘呀飘的,暂时间,也不知怎的,迸出一声:

「喔~!」

接着又如梦似的叹叫:「Oh!……Yes!……」

男友没作声,把小青搂得更紧;夹着她臀边的两腿也更用力,将她像小动物似的圈围起来。小青觉得彷佛整个人被笼罩了住,全身无力、向后倒进男友怀中;她的呼吸开始沉浊、滞重,随着他两手在胸上揉弄,迸出细细的轻喘,和祈求般的:「Yes!Yes,Please!」


仍然保持沉默,男友吻在小青的颈上,舌头舔她耳垂下方、发根的敏感肌肤;湿热的舌尖不时溜到小青耳朵后面的凹处、上下扫动,引得她想躲却又不能躲,只好全身不安地蠕来蠕去。

尤其,男友一天下来,新长出的胡须碴,在小青柔嫩、滑腻的颈顶皮肤上,如砂纸般来回磨擦,使她感觉像被搓破了一样、隐隐作痛,却又爱得不得了连连耸肩往他下巴、和脸颊上凑;最后干脆引长颈子,向后仰倒,两眼陶醉地闭上,大声叹唤着:

「Aaaah!!……Yes!…Yes!!……Dothat!…Doittome,Please!」

等到男友再度抓住小青双乳,揉、挤,捏捻她奶头时,小青的两颗肉葡萄就硬挺挺的起立了!整个身子不耐地扭动,同时张圆了口,更清澈地呼叫起来:

「Oh!……God!!Yes!

Yes!!」

「Youlikethat?……Doyoulikethat?……Mrs.Chang?」

男友一边弄、一边用英语问小青;使她毫不自觉、也继续以英语应道:

「Yes!Oh,Yes!……Iloveit!…Iloveit!!」

脑中浑浑沌沌的小青,像初次尝到被男人玩弄奶子的滋味,娇声高啼:

「Ohhhh!!……Baby!!……Itfeelssogood,So~Good!!」

而她身子愈来愈大幅扭动,丰臀挤压后面那根紧抵住自己屁股凹槽、又硬、又大的男友阳具;便更加不能自已地挺送浑圆的屁股,往那只热烫而坚实的肉棍用力蹭磨了!……

在忘形、忘我的情绪中,小青的脑海清晰呈现自己被男友一双魔爪搓揉小小乳房的景象;彷佛他肆虐般的抓捏、和阵阵扯弄,使自己打从子宫里禁不住痉挛;……像被通了电流似的,不停抽搐、颤抖。……

这念头使小青更受不了、语无伦次地呼叹:

「God,…OhmyGod!……Aaaaaghh!!…Baby,Youare…so~…good!!」

男友用力搯小青的奶头,令她尖叫起来;他才问:

「Doesithurt?……」

小青叫嚷着:「Yes!!Oh……No~!!Ithurts…Butithurtssogood!」

受到鼓励,男友更粗暴、狂野地揪弄小青两乳,直到她开始呜咽,两腿不受控制地打开、夹紧;又打开来,……引着屁股一前一后拱着;哭诉似的喊着:

「Baby!!……Baby!!……」

男友一手伸到小青胯间,在那儿一摸,摸到淫液的潮湿,便毫不留情将手指插进阴道、迅速抽插。小青的呜咽夹着喘呼,连连唤着:

「Oh~!!Yes!!I #39;msowet!!……

I #39;mwetall~over,now!」

彷佛还怕男友不知道她早就湿透了似的。这时,男友又问:

「That #39;sgood!…Mrs.Chang,…Tellme,areyouready?……Areyoureadytogetfuckednow?」

小青听到这话,立刻欣喜若狂、大声应着:

「Yes!!……Oh,Yes!!」

同时,在她充塞「性」思潮的脑海中,似乎已经看见自己被一支大阳具插得死去活来的画面;而那根大肉棒并不属于任何人,它只是一个「男性」的、原始的、无比巨大的柱子;……是属于天下所有男人的阳具象征,深深捅进自己身子,塞满整个内里的空隙、空虚。……

神智不清的杨小青,当然不明白,她此刻在男友前的所为,早已不是一个搞外遇的女人,和情人幽会时的所作所为;……而是一个女性,在强烈需要男人的身体时,必然要冲破一切藩篱,绝不能被束缚、被扭曲的自然表现。……

但她所看到的,是自己跪扒在床上,翘高圆臀,让身后男人的大肉棒插进、抽出、插进、抽出的景象。

她像一头小动物挣扎似的,用手奋力撑开夹住情人的两腿,然后扑向床前、俯趴下去;迅速把大腿向外分开,双膝曲跪、撑起圆臀,朝身后的男人旋扭屁股、声声哀求般叫着:

「Fuckme!!……Ineeditnow!……Ineedtogetfucked……NOW!!」

这时候,男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如小青的所愿,奋力、尽力而为地「肏」她。

没多久,就插得她魂飞魄散、叫好连天了。

当然,小青的身体,也给予男友极度愉悦的享受。即使这回交欢,他俩没有再作更深入的交谈,完全凭着各自的身体、和相互动作,传递彼此的索求和欲望;抛下了一切形象、尊严、身份的考虑,或世俗廉耻、责任的牵挂,毫无忌惮、放浪形骸地在对方身体上,寻获澈底的满足。……

***** ***** *****

事后,两人并躺着,男友点了一只烟,静静地吞云吐雾。小青侧身伏扒在他胸膛上,歇息了一晌。然后抬起头,对他露齿笑道:

「宝贝!……刚刚,刚刚我差一点就……就成仙了!……」

男友笑起来、问她:「还担心吗,张太太?……还怕我不能够硬?怕妳自己缺水吗?……」

小青娇羞无比似的,摇摇头说:

「……就是。那么舒服的……享受,还是有点见不得人,太教人事后会羞死了耶!」

她觉得自己好像怎么讲也讲不清楚。就又解释:「就是…就是你。你一叫我张太太,我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会…好不要脸的,要给男人鸡巴肏了!……

而且还那么不顾羞耻的一直要、一直要;想到我自己原来是这种样子,真要脸红死了!……

「对了,宝贝,你知道我刚刚……会忍不住讲英文的原因吗?……就是我…

以为讲了英文,就不再是我自己、不必害臊,……而可以更专心享受性交的乐趣了!……

「…不过,你一定早就看穿了我,我在床上讲英文、还是讲中文,大概在你眼里都一样不要脸吧!?」

男友抚着小青的头发、粉肩,抚到背脊,扯了扯她整晚都没脱掉、围在腰肚上一团卷挤成圆圈形的窄裙;对她说:

「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可羞的呢,小宝贝?……倒是妳等下回到家,让管家看到妳这围在腰上的裙子,那么绉巴巴的,妳作何解释时,妳才要脸红红的、羞死了吧!?」

小青没说话,爬到男友颈边,将脸蛋凑到长出胡须碴的下巴底下,来回厮磨。轻声嗯哼了一会儿,抬头笑道:

「那…只要我管家她不在的时候,我就找你到我家,…跟我再像今天一样,玩个够…好吗?」

「对啦,对啦!……我忘了,妳跟查理的「故事」,还欠一个真正的结尾,别忘了,要在妳家的床上,为我细细述说清楚唷!」

男友提醒小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