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炮出狱了。

『干!打死再也不回来了。』走出高耸的围墙,提着管理员为出狱者准备的袋子,回头呸了口痰。

『干你老母!没人来接。』身材瘦小的大炮东张西望的看着两旁空无一车的马路,有点失望的怒骂。

『死查某!回去看我怎麽修理你。』大炮朝一旁奔驰而来的计程车招手,计程车司机却视若无睹的飞驰而过。

『你阿妈!不载。』想到自己站在这里这副德行,一定是知道自己刚从里面出来,故意不载,『有够楣!』心想顺着马路走到大街上,再拦车子坐好了,免得受人异样眼光看待。

两年前阿炮因为贪心,接了一批赃货,没想到货还没脱手就被查出来,虽然花了大把钞票,但是因为那批赃物的来头太大,上头特别注意,还是被判了四年刑,不过花花绿绿的钞票还是有用,大炮花了不少钱疏通管理员,所以才不到两年便假释出来。

这两年在牢里,要不是认识龙哥,虽然有管理员罩着,恐怕日子还是很难过,龙哥是三联帮的大哥,在里面是可以呼风唤雨的,阿炮总算有点小聪明,趁着次机会,花了笔不小的数字,拜托管理员带个身材妖姣的妓女孝敬龙哥,从此便受龙哥的保护,在牢里的日子倒也舒适,平常香菸啤酒不缺,三不五时还可打打麻将,虽然说是小牌,每次输赢都是数十万,来来去去,也贡献了几百万。

活到四十多岁了,阿炮还没正正经经的工作过,每日游手好闲的,好在祖产雄厚,但也被阿炮挥霍的差不多,几栋楼房都卖掉了,这次连花莲老家的地都卖了,现在只剩台北县两栋公寓,和台北市的一块地,价值大概还有一两亿吧,所以阿炮还是一点都不担心生活问题。

两年多没碰过女人了,虽然对老婆没来接风有点生气,但是想到老婆惹火的身材,阿炮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

美凤刚从菜市场买了猪脚和面线回家里,还准备了柚子叶准备帮老公去霉气,虽然心中对这个不争气的老公感到的非常无奈,但毕竟是老夫老妻了,又能怎麽样呢?

这次入狱不但把花莲卖地的钱花光,入狱前阿炮买的股票又碰到金融风暴,明明不懂又学人家买什麽融资融卷,结果都被断头了,身边又没什麽现金,三重的公寓又因为老旧,租也租不出去,卖也卖不掉,算来算去只好卖掉台北市的那块地,女人家又不是很懂,硬生生的被掮客从中赚了几千万。

眼看着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又怕钱被老公花掉,美凤赶紧在东湖买了房子,一个新社区的大厦一楼跟二楼,心想一楼还可开间店赚赚钱,免得坐吃山空,左思右想还是回到老本行,开间美容院,想不到经营不到半年,竟然很受这个社区的主妇欢迎,生意应接不暇,还和一些老主顾成为不错的朋友。

刚刚把猪脚放入锅里炖煮,进入卧室的美凤脱下身上的背心和长裤,略微丰满的身材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味,身上穿的这套黑色内衣是美凤最喜爱的,黑色肩带沿着瘦削的肩膀连到柔细的罩杯,在罩杯的束缚下,明显的乳沟让原本就浑圆高耸的乳房似乎要弹破而出,薄薄的乳罩上清楚的浮现乳头的形状,黑色蕾丝紧贴着白晰的乳房,美凤撩起散在肩上的长发,用发带绑了起来。

走到化妆台前,高腰的内裤让腿部的线条展露无遗,浓纤合度的小腿配上小巧玲珑的脚,两条细腰带间半透明的蕾丝雕花被浓密的黑影微微的鼓起,几根微曲的卷毛从内裤旁挣扎而出,半露出坚挺有肉的臀部,结实的小腹看不出曾经生过两个小孩,大儿子刚上高中,女儿也读国二了,美凤对自己身材的维持相当有自信。

简单的化化妆,镜中的自己看不出来是快四十岁的女人,美凤和女儿小莹走在一起,不认识的人还会以为是姊妹呢,自从十八岁和大炮发生关系怀了小汉,不得不和大炮结婚,刚结婚那几年因为还年轻,两人倒也恩恩爱爱的,生下小莹之後,本想和大炮一起打拼事业,没想到几次失败後,大炮开始有点自暴自弃,生活也开始枯燥起来。

大炮外表不是很起眼,又瘦又不是很高,对女人一向没有什麽吸引力,也不会在外面乱找女人,只是两人的房事却渐渐减少,一个月才一两次,好在美凤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也不以为意,倒是大炮入狱这一两年,反而心中的需求却蠢蠢欲动,想到这里,两年来单身入眠的夜晚还熬的真辛苦,几乎每天都辗转难眠,美凤心想,自己该不会进入所谓狼虎之年吧,否则以前都不还不会像现在这样心中的欲望这麽强烈。

想到今晚就可以见到老公,从下腹升起的欲念又蠢蠢欲动,心中充满着被塞入的冲动,想像着老公张牙舞爪的男性象徵挥舞着向自己入侵,镜中的美凤红润的身躯,散发出雌性求偶的气息,滑滑的感觉冲斥在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间,半透明的内裤因湿透变的更透明了。

美凤正转身准备打开衣橱,一回头却看到小汉搂着女友站在房门口,美凤心中吓一大跳,刚才的欲念一扫而空,因为自己身上只穿着内衣裤,美凤气急败坏的想找东西遮掩身体,心中一急,却反而找不到,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

『爸今天不是要回来吗?』看着半裸的妈妈手足无措的样子,小汉捉狭的眼神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喔!对啊,今天回来。』美凤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妈妈真漂亮!身材真好!』小汉身旁的短发少女,轻笑的细语。

『小汉!把房门关上,妈妈在换衣服。』美凤听到少女的话反而不高兴,在这样的情形讲出来,虽然是称赞,美凤却觉的很刺耳,心想这女孩还真没大没小。

『对啊!妈妈要打扮漂亮一点,好久没看到爸爸了。』小汉丝毫没有发现妈妈有点生气,调侃的回答,却丝毫没有关上门的意思。

『我跟你妈妈的身材谁比较好?』少女撒娇的问小汉,美凤这时注意到,小汉环抱着少女的手,事实上是穿进少女身上穿的小可爱里,握住少女的乳房,明显的看到小可爱里小汉的手指搓揉少女乳头的动作。

『妈妈是成熟型,你是可爱型。』小汉在妈妈面前,肆无忌颤的戏谑,美凤有点无奈,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慢慢的走到房门口。

『晚上回来吃饭。』美凤拖着僵硬的身体,故做冷静的走向房门,准备把门带上而小汉则好整以暇的欣赏形同半裸的妈妈。

『我今天不回来了,你跟爸爸好好的玩吧!』小汉顶住快关上的门,眼睛却注视着妈妈身上湿透的内裤,语带双关的回答。

美凤没有回话,生气的用力将门推上,然後背靠着门才松一口气。这个儿子自从老爸入狱後就变坏了,一天到晚和一群狐群狗党混在一起,打架闹事,已经快被学校退学了,美凤根本管不动儿子,反而有点怕他,心想还是等老公回来再让老公好好的管教儿子。

美凤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走到衣橱挑了件连身背心裙,匆忙的套上後,便赶快下楼到店里,就是因为生意太好才没法去接老公出狱,临出门前把炖好热的脚端到冰箱冰一冰,这样的肉质才会有弹性,这也是老公最爱的口味。

美凤拿着吹风机帮爱玲吹乾头发,店刚开时爱玲是第一个上门的顾客,从此也和美凤成了好朋友,两人还经常上街逛百货公司,最重要的两人还是牌搭子,三不五时的打打麻将。

『美凤!你觉得我最近有没有变胖?』爱玲担心的问,娇小的身材如果再变胖那就惨了。

『才没有呢!你别担心。』美凤好笑的回答,心想爱玲都已经是妈妈级的女人了,讲话还像小孩子一样,爱玲有个十二岁大的女儿叫心心,还在读小学,长长的头发,就像一个小公主似的。

『可是!我最近穿裙子都变紧了。』爱玲还是觉得不安心的问。

『你裙子老是要穿那麽贴身,久了自然会变紧,别担心。』美凤嘴上这麽说,心里却有点儿好笑,其实衣服是越穿越松才对,怎麽可能越穿越紧呢,除非是变胖了,爱玲一向穿的非常大胆,今天就穿一件白色低胸短背心,透过薄薄的衣料可以明显的看见红色胸罩的形状和颜色,配上一件黑色短裤裙,没有穿丝袜,再加上脚上的白色凉鞋,看起来非常的清凉。

『才没有呢!我要是像你身材那麽好,那就好了。』爱玲一向非常羡慕美凤的身材,不过这样说也表示接受美凤安慰的理由。

『不会啊!你属於娇小玲珑型,男人的最爱。』美凤逗趣的说,事实上爱玲非常有男人缘。

『才不呢!我那死鬼老公就不怎麽理我。』爱玲嘟着嘴自嘲着说,爱玲的老公是个银行襄理,应酬非常多,晚上经常都很晚才回家,年纪大概四十多岁年纪,不过头发都白了,瘦瘦高高的,和爱玲的身高有点不成比例。

『不会吧!你老公看起来很疼你啊!』美凤嘴上虽然这麽说,但是心里却有点认同爱玲,因为有次晚上在爱玲家打牌,爱玲的老公喝的醉醺醺回来,一双贼眼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色咪咪的样子,惹的爱玲为此还生美凤好几天的气。

『好久没打牌了!今晚我老公不在,要不要打牌?』爱玲期盼的约美凤打牌,不然晚上真的很无聊。

『好啊!那要找谁?』美凤一边回答一边想到老公,回来半年多,整天无所事事,不是跑到公园和人下棋,就是跑去喝酒,有时还不知跑去那里,三、四天才回家。

『叫桐桐和娟娟好了,我打电话给她们。』这时美凤也帮爱玲吹好头发,爱玲兴奋的拿起行动电话就联络起来。

美凤赶去招呼另一位小姐,已经等很久了,这个小姐是刚搬来这个社区,叫做心心,长的非常有气质,长长的瓜子脸,窈窕的身材,穿着合身的套装,在学校当国文老师,,才刚刚结婚,新婚不到三个月,美凤非常喜欢她。

『好了!我联络好了!晚上七点到我家,我走了。』爱玲说完便匆匆的走了,美凤心想,得多请个设计师,不然像今天又得提早打烊了。

美凤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已经半夜了,打了八圈,没什麽输赢,美凤其实不是很喜欢跟娟娟打牌,娟娟比较看重钱,也比较会斤斤计较,牌品有点差,尖削的脸型配上瘦瘦的身材,感觉就是天性比较凉薄的拿一型,严格讲起来还带点骨感美,不过有点不对称的却是胸前的两颗巨乳,那是连美凤都甘拜下风,至少有34以上吧!

桐桐就不一样了,她是人人羡慕的对象,老公经营一家贸易公司,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都是男生,才七岁大,平常都是保母在带,桐桐就像贵妇人般,穿的衣服都非常高级,用的也都是名牌,老公还买辆BMW给她开,最重要的是桐桐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全身上下简直找不到缺点,人又亲切和善,美凤就非常羡慕桐桐幸福的家庭。

打开家门,客厅的灯都是黑的,先到小莹的房间看女儿睡着了没,小莹已经在睡了,这个女儿最乖了,不但学校功课好,还是游泳健将,又细心,和妈妈长的非常像,十足的一个小美人儿。

美凤走到自己房前,注意到儿子的房门透出一些亮光,还传来喘息的声音,一时好奇之下,便蹑手蹑脚的轻声走到儿子房门前,发现门并没有关紧,开了一线门缝,美凤从门缝中看进去,眼前的景象让美凤吓一大跳。

床上躺着一个光溜溜的少女,两腿悬吊在床沿,小汉光着身子站在少女两腿之间,两手抓住少女的大腿,屁股前後的用力向前顶,少女的嘴里还含着一个又黑又粗的阴茎,少女另一只手还抓住另一支阴茎,美凤认得少女正是上次自己在换衣服时,小汉带回家的那一个。

少女用手握住的阴茎喷出一股一股白色的液体,全部喷在少女幼嫩的乳房上,小小的乳头沾满白色的精液。美凤认得那是儿子的死党小胖,肥大的身躯配上小小的阴茎,美凤看的心脏怦怦直跳,现在的小孩怎麽这麽大胆,一个女生和三个男生上床,小汉怎麽可以让女朋友和好朋友一起上床!

美凤看到那一支粗大的阴茎离开少女的嘴,一个壮硕的身体走到小汉背後,这一瞬间,美凤看到那是小汉另一个死党阿标,而小汉把少女抱起来,少女双腿夹住小汉的腰,然後小汉转过来坐在床上,少女变成骑在小汉身上,而这时阿标抓着自己的阴茎朝少女的屁股刺去,美凤吓一大跳,阿标要做什麽?

美凤看到阿标的屁股慢慢的朝前顶去,少女发出惨叫,而这时小胖一手握住少女的乳房,另一手抓住少女的短发,把少女的头往上仰,然後伸出肥厚的舌头在少女脸上舔来舔去,美凤这时往小汉看去,发现小汉正在注视着自己,眼神和小汉交汇,美凤吓一大跳,赶紧逃回房里去。

回到房里,美凤还惊魂未定,好像偷窥被抓到一样,美凤发现自己的脸红扑扑的,这个儿子也太开放了,应该跟他老爸谈一谈,好好的管教一下,不然早晚都会出事,不过这半年来儿子好像不是很甩他老爸,还敢和他老爸大小声,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听到房门外一连串走路声和嬉闹声,然後听到大门的关门声,美凤知道小汉和他的朋友又跑出去了,叹口气,洗完澡便上床了。躺在床上,脑海中还是刚刚的镜头,现在小孩子的玩意还真多,连做爱都是姿势一大堆,不像老公,千篇一律。刚刚阿标是插进了少女哪里?应该是屁眼吧!真不像样,怎麽可以这样?唉!小汉变得真厉害,真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孩子,还是得怪自己不会教小孩。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大炮一早便出门了,美凤听说是要去接狱中一位大哥,虽然美凤力劝阿炮不要和黑社会来往,但是大炮还是不听,在狱中跟着阿龙狐假虎威的日子让大炮非常过瘾,有点希望这次龙哥出狱,自己也能沾点边,威风一下。

今天有位美容师来上班,从南部上来,长的非常甜,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因为男朋友在台北上班才上来,两人在附近租了房子,两人一起打拼,希望能买栋房子.新美容师叫心仪,腰非常细,两条腿非常漂亮,身材玲珑有致,半长的头发散在肩上,讲话嗲嗲的,非常讨人喜欢,一来面试美凤马上就录取了。

下午娟娟带着女儿来店里,希望能让女儿在店里当学徒,娟娟的老公在开计程车,收入有限,两个儿子又还小,压力很大,因此娟娟希望让女儿来学一技之长,以後可以增加点收入。

娟娟的女儿长的不像妈妈,有点叛逆的味道,短短的头发还泄满红色,穿着短迷你裙和短衫,身材倒是有遗传到妈妈,只是没有妈妈那麽大的胸部,才十五岁而已,不是很喜欢读书,和时下的小辣妹一样,娟娟也是对这个小女生很头痛,半强迫才肯来上班。

娟娟一直很想多赚点钱,前一阵子才跑去拉保险,美凤也和她保了一个险,不过听娟娟讲,业绩压力好像很大,不是那麽好做,美凤倒是发现娟娟自从开始卖保险後,穿衣服越穿越时髦了。

大炮这几天跟着龙哥有吃有喝,看到一堆以前只有在杂志上才看过的大哥级人物和自己喝酒,还客客气气的叫声炮哥,心中不知有多得意,心想以後只要跟着龙哥,这辈子的不如意就可以吐口气了。

几天下来,大炮和龙哥都住在酒店,龙哥告诉大炮,自己的女朋友入狱前为了要帮他保管一批货,去了大陆还没回来,要大炮帮他找房子,大炮心想不如约龙哥到家里住,这样就可以把龙哥紧紧抓住,试探了好几次,龙哥犹豫一下,好不容易才答应,阿炮高兴的要命,连忙打电话要美凤准备。

阿龙有苦自己知,出狱後世界完全不一样了,自从帮派老大被干掉後,帮派已经大不如昔,现在都是一些小辈横行,以前的地盘早就被瓜分光了,虽然这几天很多人帮自己洗尘,还大把的生活费往自己身上塞,但阿龙心中非常清楚,这是要阿龙放手不要管事的意思,虽然心中很火,但是以前的小弟散的散,现在自己又没有人马,钱还被以前的马子全都卷走了,连房子都卖掉,这下子还真是无家可归。

阿龙心想自己身上了不起剩下几十万,不知还能撑多久,还好有旁边这个傻大炮跟着,看这傻小子在狱中的花费,应该有不少身家,搞不好可以当成本钱,到时再东山再起,正想该怎麽诳他才好,没想到大炮就自己送上门来,阿龙心中偷笑,自己还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美凤非常生气!一直要大炮不要和黑社会来往,大炮不但不听,还要把人带回家住,家里也没有多馀的房间,大炮居然要把主卧房让给人睡,然後要自己去跟女儿挤,大炮跟儿子睡,真是太过分了,不过美凤一向拿老公没辄,虽然生气,但也非常无奈。

家里多了个外人非常不方便,尤其美凤的衣服又多,女儿的房间又不大,只好还是放在原来的房间,每次要拿东西都得趁阿炮和龙哥出去的时候,洗澡也不能在主卧室的浴室洗,一切都很不方便。

美凤有点害怕龙哥,一脸的狰狞的样子,加上满身的肥肉,满口粗话,又吃槟榔,整天和阿炮出去鬼混,晚上两人喝的醉醺醺回来,有时还在家继续喝。最糟糕的是还经常带不三不四的舞小姐回家,美凤发誓,龙哥走了之後,她连床垫都要换掉,简直心死了。

美凤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小汉和他的一票死党,他们非常的崇拜龙哥,阿龙就收了他们几个做小弟,一群人整天大哥前大哥後,家里都快成为龙哥的堂口了,小莹也非常害怕,整天躲在房间里,美凤真想和小莹搬出去住,但是阿炮一定不答应。

美凤待在店里的时间变长了,因为很不想回家,但是打烊後还是得回去,一边坐在柜台结帐,一边想到新来的美发师心仪还真不错,客人都赞不绝口,反而是娟娟的女儿小苹有点怪怪的,整天老想着往外跑,娟娟把女儿交给自己,可得注意一点,不然怎麽对人家交代。

刚关起店门,美凤才转过身便看到小汉骑着机车载着小苹刚停下来,美凤看到在後座的小苹,双手环腰紧紧的抱住小汉,两人好像小情侣一样,美凤立刻把脸板了起起来,难怪这两天小汉老是鬼鬼祟祟的在店门口探头探脑的,原来两人早就勾搭上了。

小苹打个招呼後便躲到儿子身後,看样子小苹还不想回家,美凤和两人一起上楼,美凤慎重的警告儿子,不可以带坏小苹。

『小苹是妈妈朋友的女儿,妈妈有责任照顾好小苹,你不要让妈妈没法对人家交代。』美凤语重心长的对小汉说。

『行啦!我知道,你别担心,反正也不是很清纯。』小汉蛮不在乎的说,一边还搂着小苹的腰,最後一句话是对小苹说。

『你坏死了!』小苹在老板娘面前,有点不自在。

『你在说什麽?』美凤听不大懂儿子的意思。

『你别管这麽多!』小汉懒得再理他妈妈,打开家门走进去。

『你怎麽可以这麽说!』美凤有点紧张,也有点担心小苹还未满18岁,出事了怎麽办,进到家里,发现大炮和龙哥两人坐在客厅喝酒,小汉带着小苹也加入。

『嫂子,要不要来喝两杯?』龙哥打趣的问,美凤推说累了,便进到小莹的房间。龙哥看着美凤的背影∶『真他妈的正点,屁股还真翘,干起来一定很爽。』『你这小子还真艳福不浅,老婆还真漂亮!』龙哥和大炮打趣。

『龙哥真爱说笑,龙哥身边的女人才是漂亮,家里的女人怎麽能比呢!』大炮巴结的说。

『怎麽这麽说,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对不对啊,小汉?』龙哥意指小汉,小汉有点受宠若惊。

『还要龙哥提拔!』小汉学足大人的口吻。

『女朋友真漂亮,叫什麽名字?』龙哥打量着小苹,真幼齿,不过现在小女生都发育的非常好,小苹穿着小可爱配上透明罩衫,短短的迷彩短裙,大红的裤袜,整个腰是中空的,肚脐上还套个小银环。

『她叫小苹,我们才刚在一起。』小汉代替小苹回答。

『要好好对人家。』龙哥邪恶的对小苹笑一笑。

『我会的!不过女朋友也没什麽,我就好几个。』小汉在小苹面前蛮不在乎的说。

『哦!你不会吃醋?』龙哥有点好奇起来。

『不会啊!小汉要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小苹用还带点童稚的声音,迷恋的说。

『真的?小汉你还真有一套,不过你别的女朋友同意吗?』龙哥打趣的问。

『敢不同意我就把她甩了!』小汉自负的说。

『真的?小汉要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龙哥好像不是很相信,打趣又好像戏弄似的问小苹。

『这样好了,你去帮龙哥服务一下。』小汉命令的语气,同时放开搂着小苹的手,表示自己没有说大话。

小苹亲了小汉脸颊一下,然後站起来,走到龙哥的旁边坐下,拉开龙哥的裤子的拉炼,一手便握住龙哥的大,想把龙哥的大拉出裤子。

『喔!』龙哥有点惊讶,看一看小汉,小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倒是大炮双眼睁的大大的,想不到现在女孩这麽大胆。

『龙哥!你的真大,拿都拿不出来!』小苹稚气的说,解开龙哥的皮带,半拉下裤子,才能把龙哥的大拿出来。真的很大,又粗,小苹用手上下套弄大几下,然後一口便含住龟头,吸吮起来。

大炮不是第一次看到龙哥的大,在狱中,龙哥的大是有名的,大炮第一次看到还真以为自己看花了,至少有9寸长,龟头就有半个拳头粗,整只阴茎黑溜溜的,不像一般东方人又黑又红。龙哥直说自己有北方俄罗斯人的血统,所以才有这麽大的家伙。

小苹努力了好一会儿,整个嘴都鼓满了,发现龙哥只有越来越硬。虽然小苹才刚被小汉破身没多久,但是和小汉的哥儿们一起胡混了几天,每个人都轮流上过小苹,有时候还两三人一起玩,小苹知道像龙哥这种情况是不会马上泄的。

『好了!这样可以了。』龙哥突然要小苹起来,小娟害怕龙哥不满意自己的服务,有点无辜的看小汉。小汉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有点生气,觉得有点没面子。

『你应该也让你爸爸享受一下。』龙哥暧昧的吐出一句话,小汉才松口气,示意小苹照着龙哥的话做。

『这!不大好吧!你妈妈在房里。』大炮有点犹豫。

『那到房里好了,老妈不会知道的。』小汉提议去房里,大炮觉得非常刺激,看到面前的嫩草,真想一口吞下去。

『不了!服侍龙哥就好了。』大炮最後还是不敢,龙哥大笑几声,小苹知趣的拉龙哥起来,拖着龙哥进房,客厅剩下大炮父子两人。

小苹帮龙哥脱掉身上的衬衫,露出满是胸毛的胸膛,龙哥接着就半躺到床上,看着小苹笨拙的脱掉小可爱,露出小巧的乳房,小苹很快的便把短裙和丝袜脱掉,剩下棉质碎花内裤,然後便爬上床,坐在龙哥满是卷毛的大腿。

龙哥扯下小苹身上仅剩的棉质内裤,稀疏的阴毛配上红红的阴唇,龙哥轻抬起小苹的臀部,摸摸小苹的阴唇,没有任何前奏,一挺大便插了进去。

小苹惨叫一声,好像一支大铁棒插入一样,阴部还乾乾的便被插入,下部有被撕裂的痛楚,简直痛入心肺,龙哥比起小汉那群人,简直天嚷之别,小苹只觉得整个下腹都被涨满了。

龙哥用力的抽插着,他喜欢紧紧的强行插入,不但让自己有征服的快感,看到少女痛楚的表情,更让自己很爽。对女人,龙哥有股莫名的恨意,那个拐跑自己所有钱的女人,就不要给自己遇到,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到这里,龙哥抽插的更用力。

『龙哥!不要!我受不了!』小苹少女受不了龙哥的顶撞,爬起来想躲,龙哥翻过身来,将小苹压在床上。

『小宝贝!不要怕。』龙哥再次用力插入,这次因为刚拔出来再插入,小苹的下部已经混合了淫水和血水,很顺利的便插入了,没有之前的痛楚,小苹开始有感觉。

『我会让你很爽的,我们有整晚可以过。』龙哥一边抽插,一边淫笑着。
上一篇: 下一篇: